【後悔變性】23歲英國女孩提告性別診所

由於放寬變性限制,近幾年在英國,要求變性治療的青少年急遽上升,但也衍生了許多醫療問題。一名23歲的跨性男貝爾,於16歲時變性,但隨着年齡增長,她終於接受自己身而為女性的身份,無奈為時已晚。因此,她怒告性別診所營運機構,認為醫務人員對於前去求診的青少年應給予更多質疑與詢問。該案件預期將會在暑假進行聆訊。

據悉,凱拉·貝爾 (Keira Bell) 在少年時期,被塔維斯托克中心(英國頂尖的心理治療機構)診斷為性別認同障礙,後來醫生對其進行了雄性激素治療。雖然在接受手術時,貝爾沒有表現出任何猶豫。但多年以後,她還是後悔了,表示自己感覺很差,並沒有得到想要的那種結果。

在3次1小時會診後即提供變性藥物

綜合外電報導,貝爾接受採訪時表示,從小自己就很男性化,在網路搜尋相關資訊後,有了變性的想法,不過自己後來接觸網上資訊後,才有變性的想法。

16歲時,貝爾被轉介到塔維斯托克暨波特曼國家健康服務基金會(Tavistock and Portman NHS Foundation Trust)旗下的性別診所。在三次一小時的會診後,診所就開給她處方青春期阻斷劑(puberty blocker),以暫停青春期第二性徵發育。

3年前,貝爾進行了切除乳房手術,但她發現,這並未給她帶來真正的快樂「剛開始,我感到解脫和開心,但隨着時間過去,我開始對周遭事物缺乏興致,也難以開心起來」。

22歲後悔變性停服雄激素

去年,貝爾重新接受自己的女性身份,並停了雄激素,但其外表及聲線儼然已是十分男性化了。對此,貝爾感到憤怒,她認為診所並未好好把關,輕易的就給求診青少年激素治療。她認為醫護人員應該質疑青少年對變性的要求。「如果當時我變性的決定,受到質疑,那結果應該很不一樣」。因此,她與一名前護士及一名15歲「跨孩子」的家長,一同控告塔維斯托克暨波特曼國家健康服務基金會。

貝爾表示,身為過來人,她理解有性別不安的跨性別青少年所經歷的情緒困擾,認為變性是一切解決方法。但她表示,當自己還年輕的時候,是聽不進忠告。因此,她認為像塔維斯托克這樣的機構應該介入,讓孩子重新考慮他們的訴求。

認為主治醫生沒盡該盡責任

貝爾還向她的主治醫生發起控訴,她說:「醫生當時根本沒有對我的情況做出仔細全面診斷和評估。」或許這也是她提起訴訟的部分原因,一方面她認為主治醫生沒有盡到自己該盡的責任,另一方面她認為醫生有貿然手術的失職。

在這場標誌性的案件中,貝爾的律師指出:她當時還是個孩子,根本無法充分理解變性手術的風險,無法對手術做出正確的判斷,塔維斯托克中心不應該如此草率地行事。

貝爾的律師將會在庭上,以未成年人還未有足夠能力衡量變性藥物,或手術對他們所帶來的終身影響,例如失去生育能力為訴求,以控告性別診所處理不當。

醫療機構應慬慎處理變性手術

不管法庭審判結果如何,對於變性手術,醫療機構都應該慎之又慎。醫生進行手術,固然要提前徵得患者的同意,但如何才能讓患者充分認識到手術的風險,或許也是需要加以考慮。畢竟術後,由於無法適應新身體而選擇自殺的,的確存在不少。

變性手術可以說是一件十分嚴肅的事情,各國對於變性手術都有着嚴格的規定,不僅因為手術本身非常復雜,具有較高的風險性,還因為手術對於治療者會產生極大的影響,如若處理不當,甚至可能後悔終生。

塔維斯托克中心 。(網上圖片)

(米妮 / 綜合外電報導)

延伸閱讀

NHS gender clinic ‘should have challenged me more’ over transition

‘Independent review’ of cross-sex hormones for kids ordered in UK after laws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