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作生態】Home Office好爽?在家工作者大叫:我想返工

Derek(化名)育有一子一女,太太全職媽媽,相夫教子,惟肺炎疫情影響下,孩子停課,他也停工,一度劃破一家四口平靜生活。Derek慨嘆教育局每宣布一次延長停課,他和太太就抑鬱一次……

毫不期待在家工作

Derek長子6歲,小女兒1歲,太太全時間照顧小朋友,他自己一周大概有兩天休假,大部分晚上時間都可回家陪伴家人。然而當香港因新冠肺炎而宣布停課,他自己公司也隨即宣布讓員工在家工作。

在去年社會運動期間已嘗過在家工作滋味的Derek,坦言並不期待。他的工作內容牽涉寫作、演講,需要較長時間集中精神預備,而家中沒有專屬於他的工作空間,他只能在客廳飯桌上工作。然而客廳是所有家人的公共空間,包括做完功課要看電視的大兒子,小睡床在客廳的小女兒,當然還有忙前忙後照顧家務的太太。

工作私人空間時間分不清

若是開網上會議,Derek會躲大兒子的房間,那麼家人會較清晰意會他在工作,但若在客廳看資料或思考,一來有騷擾的情況下難於思考,二來家人也很難完全劃分到他是工作時間,還是可以幫忙料理家事的狀態。而磨擦很多時就因而發生。

有時太太見Derek在家,想他幫忙顧一顧停課在家的大兒子,好讓她照日常的照顧還是嬰孩的小女兒。「有時很難解釋,我雖然在家,但那是工作時間。我想兼顧工作與顧孩子,但有時真兼顧不來,太太就會感覺我『辦事不力』。」Derek苦笑道。

不過他也明白太太的生活日常也被打亂,她平時兒子上學了、丈夫上班了,可以安靜地照料小女兒,「太太現在是24小時不停要照顧大兒子、小女兒,還要照顧埋我,一點空間都沒有。」

最折磨是「無了期」的感覺

四個人那麼「熱熱鬧鬧」地湊在一個300多呎的空間,而且近乎7日24小時無間斷,無論大人小朋友都難忍壓力。Derek指二月初至二月中,一家還未調節到新生活模式時,有一半時都在混亂中。

「有時我躲在房網上會議中,太太會幫我控制住孩子不要吵到我工作,但孩子不懂分辨什麼是『在工家中』,對他而言不用上學就是放假,太太有時心急就會指摘一下他。儘管太太不想騷擾我工作,但在會議中聽到吵鬧聲也不免分神。」

幸而現在一家找到抒緩位,Derek會安排大兒子一周有兩天時間到祖父母家小住,讓太太有休息空間,他自己也會趁此日子回辦公室工作。如此調節下,一家生活暫時相對平靜。

但他仍表示除非到大兒子復課,否則也很難完全抒緩壓力。過往社會運動的緣故,Derek公司也有實施過在家工作,但都是幾天至一周,當時的他心中也有覺得「幾爽」,至少省去交通時間,有點半放假狀態。

而如今的折磨是:「教育局至今已差不多三次宣布停課延長,每宣布一次我和太太就抑鬱一次,現在最折磨的是,生活常態被打亂,而且沒人知道幾時完。」

(盧珺鈺/採訪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