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百業】前飲食大集團經理:沙士炒人沒感覺 今天為散工家庭憂

入行飲食三十餘年亞宗,有長達二十年時間任經理,沙士當年更在連鎖飲食集團中工作,曾意氣風發,但後來因不滿行業文化,一度甘降身價,在小店中找回生存之道。面對肺炎疫情,他對個人前境樂觀,看得開,反而憂一群「炒散」的生計。

宗:沙士也未驚過 因為當時眼中看不見「人」

肺炎來襲,飲食業首當其衝受挫,很多人比較當年沙士與現今環境,亞宗沙士當年已成經理,在大集團管理數十間分店,「當年沙士我毫無感覺,因為我負責cut資源,總之少左人幫襯,我cut返幾間冇錢賺的店,炒返堆人,條數圍得返老細就會讚。」

但這次肺炎他卻不那麼好過,不是為自己前境憂慮,而是憂心一班「炒散」伙計。從前在大集團當經理的亞宗,因為有了信仰,想過另一種生活方式,於是甘降身價轉做小店店長,「以前cut人手只是一個數字,但現在被迫cut人手心中很大壓力,因為知道每個伙計背後有一個家庭。」

他自己已是店長級,雖然也會面對被克扣假期之類,但要等到市好不難,可以「炒散」是手停口停。信仰改變了亞宗的價值觀,令今天的他不能手起刀落,「炒人」也良心不安,無奈老闆施壓,只可照做。

「炒散」不用「炒」,只是不為其編更已可,但對方致電詢問亞宗更期時,他還要想好聽的理由蒙混過去,避免對方覺得自己做不好被「炒」,在行業中打滾久的「炒散」基本上就會識趣。

行情終好轉 同業該同心

亞宗說,飲食一向最敏感經濟狀況,「個市未跌,飲食先跌;個市未好,飲食先好」,有些比較弱勢的飲食店,市況未見底已經捱不住結業,尤其現今肺炎疫情,他都指是最差一次,因為不單是疫症,問題是早半年已開始社會運動,不少行家已堅持了好一段時間,但抵不住疫情再加力拖低經濟。

「平時我的店最旺在中午12點至2點,現在可以得幾檯客,2點後最差時直情可以冇人,連外賣都沒增加,因為『在家工作』損失了大批寫字樓客。」

但三十餘年經驗的亞宗仍是相對樂觀,「飲食係咁,捱得過寒冬,租又跌左,成本各樣低左,一向好就會好好。」但他強調同業要齊心,伙計要盡好自己本份,不要讓老闆有口實各種壓榨;老闆面對經濟壓力,不要因為對抗不了業主,就轉而判剝削員工省成本,其實大家應該同心不再助紂為虐,改變整個行業生態。

(盧珺鈺/採訪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