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爸媽生我的年紀】成長就是看哪天你知道曾經有多自私

與其說姐姐對我有多好,倒不如說我自己有多自私⋯⋯

因為是孻仔,很多時候都是不勞而獲的那一位。回想小時候的自己,很多不堪入目、說起來也羞愧的事。常有人引用《聖經》裡的「忘記背後,努力面前」,但有指這是現在完成進行式(Present Prefect Continues Tense),意思是:忘記是要先想起來,不斷再忘記,過去的發生了亦改變不了,但過去不是白過的,它的存在有一種意義,是要成為我們的踏腳石而不是絆腳石。

先講一段小事:大學時我住薄扶林宿舍,在高街剪頭髮,為甚麼?因為我姐夫那時的車房在高街,所以我到這間髮型屋不因為他朋友剪得特別好,而是每次剪完髮可以拍拍屁股就走,姐夫找數。對呀,很多事情現在回想都覺得匪夷所思,為甚麼我剪頭髮要姐夫找數呢?但那時候卻覺得理所當然。這些屬於「背後」的事我從來不曾忘記,感謝主。

或者年輕就是覺得理所當然,到你明白到世事不常有理所當然,才開始長大。

2008年因為理財不善,欠下一大堆卡數,姐姐也問了相同的問題:「點解細佬爭人卡數之前仲會去四川旅行?」對呀,很匪夷所思。人要怎樣才能成為一個這麼不負責任的人呢?到真的要面對問題的時候,我找了姐姐幫忙,事實是很難受的,欠債當然難受,但更難受的是要在家人面前承認自己的錯誤,這確實是人生很重要的一課。當然主讓我隨著媽媽患癌、哥哥自殺,一課又一課,繼續上得觸目驚心。

那天晚上到姐姐家裡和盤托出所有事,沒有被責備反而令我更難受,最後動用了媽媽打算做投資的錢來處理債務,又驚動了家人。回到家,爸爸扔低一句:

「斌仔,無論發生咩事,都要返嚟屋企。」

一句就包含了父親對這個家的包容及付出,一個敗家仔就牽連所有人,家人越是這樣無條件地付出,年輕的我就更無地自容,甚麼大學生、電台DJ,到連累屋企人的時候,那種令人失望的程度應該比我患病的哥哥更甚,尤其他生病是無可奈何之事,而我卻是自作自受。

經歷過這些,我就明白了,不論是爸爸媽媽,還是姐姐一家,能夠做甚麼,我都願意做。這就是家人,真正成為家人就是開始為對方無條件承擔一些責任和重擔之時。

當然我的自我不能消退,但我已不能再活得自私。我自小都知道家人為我付出,若然我沒有轉變心態去看這些付出,那麼一切也是枉然,所以我更要將這些都記錄下來。儘管我現在所能交出的談不上很豐富,但至少要讓我們一家知道,如果我的成長是要你們付出種種的代價,今天算是值得了。

我在你們身上學懂了何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