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家人】Abzurdah:由一夜情到厭食症

Abzurdah是一套阿根廷電影,是一套有關ICQ年代的網絡愛情故事,改編自一個八十後女性Cielo Latini 的自傳小說。一個中學女生Cielo在網上認識了一個比她大十年的男人 Alejo, 她當時剛失戀,但跟他聊天時重拾笑容,也被他的甜言密語吸引。後來他們約出來在Alejo家中見面,Alejo問她可否成為他的女友,Cielo開心地答應,然後在床上親熱起來,但在最後一刻,身為處女的Cielo對跟他發生性行為的決定仍有保留,最後他們只是在床上躺下。

相關圖片

母女對話

第二天,Alejo在學校接Cielo放學,但當Cielo想跟Alejo接吻時,卻遭他拒絕,不想其他人看到。每天她都會到Alejo家中脫衣給他看及親熱,只是沒有性行為。當父母問起,她只是説去女性朋友家中。但因為有一次母親偷看女兒的私人物品,知道有一個男人Alejo的存在,惹起女兒的不滿,最後爭吵起來。最後,母親對女兒說,她可以見他及親吻,但不可有性行為。

諷刺的是,本來Cielo也做了母親的要求,只是跟男友親吻而沒有性,但今次母親偷看她的東西及明確說了這個要求後,第二天她竟然主動要求跟Alejo發生性行為。或許不是因為反叛,而是女兒不被家人明白及聆聽的痛苦,間接把她大力推向外面世界,做了一件她本來不敢做的事。

作為一個中學女生,發生第一次性行為很自然會充滿憂慮。鏡頭捕捉了Cielo在進行性行為時的眼神表情帶有恐懼和不安,這是她一直抗拒跟Alejo發生性行為的原因。但當她看見家中沒有愛,但在男友身上看見愛時,她甘願克服自己身體給她的憂慮信號,在不安下仍跟他有性行為。她這樣說:「他說不會痛,如果他說我會變成白雪公主,我也會相信。」可見她對這段感情的投入。

女方渴望清楚關係,男方渴望維持曖昧

發生了性行為後,他們的關係開始出現變化。Cielo變得像童話的白雪公主般,在家中經常播歌跳舞,在一種沐浴愛河的幸福中,也非常渴望公開大家的關係讓家人朋友知道。但Alejo卻十分緊張Cielo有沒有把大家的關係跟其他人說,他不想別人知道。此外,有一次他們再次有性行為,Cielo對Alejo說:「我愛你,這是我第一次有戀愛的感覺……你呢?你愛我嗎?你會在身上刺我的名字嗎?」Alejo只發了一粒聲:「嗯」,Cielo追問「嗯」代表甚麼,最後Alejo也沒有明確回答。性彷彿在Cielo的腦海中刺了Alejo的名字,她同時期望Alejo會有同等回應,但事與願違。甚至,Cielo開始常常找不到Alejo,在ICQ很快下線,也打不到給他。有一次上床後,Cielo問Alejo:「如果我有BB,你會做甚麼?你會娶我嗎?」Alejo回答他甚麼都不會做。Cielo十分生氣,問他:「我們這樣到底算甚麼?我不懂」Cielo渴望有清楚的關係,在她眼中,婚姻是一個最清楚的關係。但在Alejo眼中,她開始耍孩子氣,覺得厭煩。

男方失蹤,女方崩潰

因此,Alejo沒有再找她,Cielo雖然不滿Alejo,但卻很想念他,不斷致電給他但仍找不到,甚至冒著大雨到他家門前找他也被Alejo拒於門外。在極大痛苦下,Alejo開始吃飯後扣喉及用刀割傷自己的手和腳,她形容這是她解決痛苦的方法。甚至她在後期上網教其他人如何過厭食的生活。

Abzurdah FILM的圖片搜尋結果

性在年青的Cielo眼中,是不容易的決定,但當她花了很大勇氣為Alejo付出所有,也在性親密中增加了她的戀愛感覺時,她也相信及期望Alejo會有相同的回報,但結果是超出她的預期,自然傷心至崩潰。相反,性在Alejo眼中是情慾的渲泄,當已使用夠對方甚至覺得她煩厭時,自然離她而去。

暴食或厭食症患者多數是女性,心理學家Mary Pipher曾見過不少自殘及厭食女生,她形容不少都是跟她們的性生活有關。

此外,家庭是年青人的保護網。Cielo的父母跟女兒的對話,很多時是「去了哪裡?為何現在才回家?」等事務性質,而很少是有關感受,如「你今天覺得如何?你今天的感受如何?」若家庭充滿關愛,子女不需要在外面找愛和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