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爸媽生我的年紀】我的第二個媽媽

我讀幼稚園的時候,我姐姐已經是中學生,因為媽媽忙,家中還有「發公仔衫」的工作,我姐就來接我放學。她常說一件趣事,就是旁邊的同學總會問他們媽媽:「點解人地媽媽咁後生?」換著現在應該是激嬲媽媽的十大問題第一位吧。

對呀,我姐真的很像我媽,除了多嘴這一項之外。我想姐夫與外甥看到這裡會會心微笑,其實我們這一家很風趣幽默,尤其看過我寫媽媽像個女管工之後,可以略知一二。

自小跟哥哥關係很差,但很奇怪,嫲嫲離世後,我跟姐姐是男女同房,我在上格,她在下格,「碌架床」是我們親密的象徵。她拍拖的時候「煲電話」,我也一起煲,就好像小時候玩三人會議一樣,有一方明明存在但不作聲,我聽著姐姐在𠵱𠵱哦哦,然後昏昏入睡。我常在上格床伸出頭來跟姐姐說話。其實我成長時是甚麼模樣,我想我姐姐比我還清楚。遺憾的是我不是女孩子,要不然我可與姐姐分享化妝保養品。當然,我始終是個男孩子,對姐姐來說,多多少少都有不方便的地方。

一般家庭的戰場在洗手間,但我跟姐姐卻有無形的默契,一到姐姐要換衫出門的時候,「斌仔、換衫」,我在床上即使醒了還是即時面壁,一動不動,等姐姐裝身完畢,我才自由活動。有時聽到年輕姊妹同房的相處,例如姐姐有天知道自己晚上開燈護膚很「殘」眼,為了妹妹會用便條寫上「不要整面」四個大字去提醒自己不要影響妹妹睡覺,真的很有愛,也讓我想起我姐姐。

姐姐見證著青春期的我如何成長,我們亦見證著對方感情觸礁,我也曾經把初戀女友帶到她的婚禮。到姐姐出來工作有收入,她便帶我去食天下最美味的牛油雞翼,原來雞翼可以超越鹵水和炸的局限,成為重口味的一方鼻祖。姐姐從來都把她覺得好的東西分給我,過年時拿起從公司及客戶手上得來的利是給我來個大抽獎,隨便揀一封。工作有獎賞旅遊的時候第一時間想起我,到我大學就請我跟女朋友去旅行,那時候我的外甥才剛剛藏在她的肚子裡。

因為從小到大哥哥兇、媽媽有時更兇,我小學的時候寫我最敬愛的人就是我姐姐,直至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