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有辦法】見義勇為

弟弟以電郵送來一張憾人的照片,照片中的他昂然站在一堆頹垣瓦礫中,下面的一行字寫著:站在倒塌的世貿前。把照片拿給女兒看,她的反應是:「舅舅好英勇呀!」

是的,甚麼英勇,抱打不平,都是要有人活出來,孩子才會明白。我告訴孩子,當土木工程師的舅舅,因為看到世貿的慘劇,看到美國人的團結,決定加入義務救援的行列,率先進入災場堪察。危險嗎?孩子會問。當然危險!「但作為一個紐約的公民,上帝的兒女,這些事是義不容辭的!」我是這樣原原本本的告訴孩子,並與她每晚記念身處險境的舅舅。如今,災難已過,那幀照片便成了他英勇的留影,孩子實在的「勇敢」教材。

見義勇為,伸張公義,似乎與息事寧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社會氛圍不大吻合。前陣報載一位跳海的女子,惹來十多個圍觀的路人,卻鮮有見死願救的。這是怎樣的一種社會風氣!我常想,類似的狀況,是一種可遇不可求的德育教材,遇上了,便得好好利用。

結果,在一場雙方勝負難分的學界球賽上,就被我們遇上了。眼巴巴看著那脾氣暴烈,聲如雷鳴的裁判,無故指著一位老師痛斥,並語帶威脅,罵得對方默然飲泣,周遭的人懾於他的權威都噤若寒蟬。坐在觀眾席旁邊的我,愈看愈不是味兒。當時,我有幾個選擇:繼續觀賽,因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是那位老師與裁判之間的事。又或者,問問周圍的人,大家靜觀其變。還是,上前安慰那位受辱的老師,並看看有甚麼可以做的。結果,我選擇了最後者。

走到那位素未相識的老師跟前,輕拍她的肩膀以示支持。怎料此時,那個情緒失控的男人還繼續走過來窮追猛罵,老師依然默不作聲。到最後,我趕忙買來紙筆,手起筆下快書了一封投訴信,並邀得在場觀眾見證者簽名。更可愛的,是看到那群學生,圍攏著那位老師忙加勸慰,盡顯師生之情。

回家的路上,問女兒會否覺得媽媽多管閒事,她居然說:「這種多管閒事是好的,因為可以幫助別人,伸張正義。」當然老懷大慰!

言教不如身教。道德教育是一種實踐的機會教育,那個下午,在勝負難辨的球場上,我終於見識了。

(盧珺鈺/採訪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