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爸媽生我的年紀】我爸是首飾技工

在工業北移、機器倒模取代人手工藝的時代,我爸的一對手還有眼晴就像是博物館內的珍藏一樣貴重。

相信世界上沒有多少個小朋友會明白爸爸(或媽媽)的工作到底是甚麼,我姐姐跟姐夫分別做銀行和開車房,而外甥在他十歲左右時又如何理解爸媽的工作內容又是甚麼呢?「吹水」。

對,根據非正式統計,「吹水」是職場工作的十大武器之首,一切從「吹水」開始,一切事情都可以靠「吹水」吹走,學術角度來說,有人說人生最重要的事是四個字便是:建立關係。

小朋友為甚麼無法太深入了解爸媽的工作呢?或者就像粵語長片的爸爸在重要日子把燒鵝髀帶回家一樣,是左髀還是右髀才是重點吧。我想,不是小朋友現實,而是爸媽為了保護小朋友,故意不把工作的犧牲跟工作的成果一併帶回家,讓兒女躲在傘下看陽光。

但生命中有些時候就是撐一把薄薄的傘在擋冰雹……

我第一次知道我爸爸的工作,是因為要學習如何有技巧地把「打金」這個行業優雅地寫在學生手冊上,然後看到我媽寫的四個大字「首飾技工」,顏色跟字體到現在我還很清晰。換成在這個年代,要寫成「煉金術士」才夠霸氣。現在長大了,開始感到「技工」這稱呼與甚麼甚麼「師」並沒太大區別,都是謙卑又真實的道出那種日本職人的味道,像藝術家一樣,不幹這個就似要了他的命一樣。

其實,我很愛爸爸的職業,神秘又帶一點貴氣,是宮廷不可或缺的一員,因為沒有他可能連皇冠也做不成。每天接觸的不是金就是鑽石。就算媽媽常常灌輸「讀好書,搵好工、娶老婆」,我也沒有放棄跟爸爸學藝的幻想。

或者因為它的與別不同,他的手藝定義了他工作的價值,而不能單以收入或社會地位來衡量,尤其在工業北移、機器倒模取代人手工藝的時代,我爸的一對手還有眼晴就像是博物館內的珍藏一樣貴重。

現在也請大家回想:爸媽的工作是否讓你覺得自豪?那種自豪不只關於收入高低、社會地位或其他回報,而是該用怎樣的角度去看待他們的工作。

他是否在做著別人沒辦法做的事?在我心目中,爸爸所做的是不可能被取代的工作,不止因為他養育了我們,而是因為他終此一生也以「首飾技工」的身分自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