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心少年出生入死二十年 延續生命以書寄意父母

現年23歲的Phan Thanh Vinh范成榮(成成)自小有心臟問題,去年經歷換心手術,現以年輕換心者的身份繼續追夢,勉勵他人。但在進手術室前,因為不知能否再睜眼,成成寫下了幾近遺書的《爸媽,你的孩子還沒放棄—Phan Thanh Vinh從心臟病到心衰竭》,惜2015年成書至今,其實父母仍未讀過當中的兒子心聲……

棄美國夢陪伴心漏孩子

雖已完成手術大半年,但換心手術的康復期和觀察期以年計,是以成成帶着口罩來到訪問現場,尤其身體狀況仍有反覆,盡量避免患病。身體縱然脆弱,但整個訪問成成卻表現得意志驚人,有一種「唔輸得」的氣魄,一如他所選擇的書名「還沒放棄」。

成成的父母是越南難民,本來預計以香港為中轉站,最終目標定居美國,然而當在香港滯留時,他們誕下了成成,並在其年幼時確診心漏症,做了換心瓣的手術。當時醫生跟成成的父母坦言,這孩子大概終身不能乘搭長途飛機,「醫生還跟我父母說,他們還年輕(25歲左右),不如想清楚,自己去美國過新生活,香港自有支援組織照顧我。」成成稀鬆平常地憶述這段令人心酸的對話,相信已不是第一次向人講及。

年幼成成與父母在難民營中合照

然而成成的父母最終選擇定居香港,放棄美國夢。成成坦言明白父母作出此決定背後的犧牲,他們不諳廣東話,光是要弄明白醫生、護士的話已很費工夫,還得面對找工作等現實問題。

拒絕換心手術 怕變植物人

就這樣,成成在香港度過了不斷進出醫院的童年,誇張得對年幼的家根本沒記憶,因為基本上都在醫院度過。醫生在他十多歲時建議他輪候換心,但他竟萬分猶豫。「打針食藥我習慣了,也不是怕做手術,我最怕手術後變植物人,每天只能看着天花板度過。」

成成曾經有2至3年情況壞到要坐輪椅,24小時使用氧氣筒幫助呼吸,即便如此他也沒想過「認輸」,堅決不會輕生,但說到若變成植物人,他卻不敢肯定自己會否自殺,「問題是到時連自殺也沒辦法了。」因此意志堅強的他也躊躇了。

最後答應醫生換心,因為家人,也因為信仰。「我本來一口拒絕了醫生,但開了口後,我才突然醒起坐在旁邊的老爸。」成成形容當時像突然醒悟,這不是自己一個人的決定,也要顧念家人的心情。但他的恐懼如何排遣?他自小篤信基督教,亦在教會中成長,「一來認輸放棄都不是我風格,二來我彷彿聽到上帝的聲音告訴我:『最後就算真的成為植物人也有我的心意。』」這才為他供給了勇氣,相信最後他所信仰的上帝會「包底」,於是決定等候換心。

成成自幼篤信基督教,於少年時期接受浸禮

五年等待 最好的換心安排

然而作決定後,一直無聲息地等了五年,基本上已磨掉了期待的心情,成成甚至開始計劃如何盡快完成未了心願,因身體狀況也不容樂觀。其中一個心願便是乘坐郵輪,本已獲得有心人籌募費用,亦約好友伴相隨,然而颱風卻吹走了這個夢。

「整個星期掙扎是否要為颱風取消行程,到真的決定取消,其實都很沮喪,但到當天我才知道上帝為甚麼要阻止我去。」成成又煞有介事地說,原來在原定行程被取消的當天早上,他收到等待五年的電話——有一個合適他的心臟。

就這樣,他成功換心,可以繼續計劃新的人生。

讓「遺書」成書 以文字寄意

手術前幾年,因為不確定何時等到心臟,就算等到也不肯定手術成功與否,本身熱愛寫作的他在社工鼓勵下把想對家人親友說的話寫成書,他笑言「根本是遺書」。

雖則一直明白父母為他所犧牲的,但成成卻說其實與父母很少溝通,因為大家都避諱談及他的健康問題,而除此以外又不知再說甚麼好,母親的過度擔憂又會成為他的壓力,很多心底話不忍跟她說,怕徒增擔憂。

是以他選擇以文字傾注自己的心情,他表示在書中想向父母表達的是謝意。要兩個年輕人在陌生環境,照顧一個心漏症的孩子,所有基本生活都要重新學,連八達通都未懂使用,莫說在言語不通的社會,如何接送孩子去醫院等,殊不簡單。許多平日難以啟齒的話,他就寫在書中。

然而到訪問結尾,成成才說:「其實爸媽至今未看過書的內容。」原來他的父母看不懂中文,所以這本書到現在還未成功把他的心意傳達給父母,不過現在已在安排翻譯。

心衰竭折磨成成的身體廿多年,但同時鍛鍊着他的意志,無論生命長短,他活得有夢,因為父母的不離不棄,用他們自己的夢去換成成今天的夢,成成也為家人克服恐懼,肯面對大風險的手術,至今延續着「第二心」的生命。

(盧珺鈺/採訪報導;圖片/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