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爸媽生我的年紀】什麼令媽媽煮了一生的飯?

我的媽真的不是甚麼烹飪高手,雖然她煮的福建家鄉餸在舊同事眼中是頂呱呱,過時過節就會提起,當中包括:

1. 雞卷:用硬腐皮包瘦肉紅蘿蔔成卷狀,油炸後把超過司華力腸的長度切成一口一件的份量。

2. 福建糉:配料包括糯米、眉豆、臘腸、肥豬肉、還有最重要的是甘香栗子,我家比別家香甜就是靠這個。

3. 嫩餅菜:用薄餅把多種配料包括紅蘿蔔、花生、魚片絲、炸粉絲連海苔、瘦肉、米粉、荷蘭豆、花生酥……混合,包到一個差不多滿瀉的地步,可謂福建TACO(墨西哥卷)。

4. 煮餃:比一般餃子大三倍,接近灌湯餃,韮菜椰菜豬肉碎作餡,最神奇是用冰凍的可樂罐去碌,製作餃皮,完全發揮就地取材的精神。

雖說她廚藝不高,但一數之下還是把外婆那一手家鄉菜、一人煮十人飯菜的能力學了個六七成。回想我小時候,除了家鄉菜,也有不少最愛的MIX AND MATCH:

1. 燒魚:先選一條黃花魚(我幾歲已經知道大部份黃花魚都是假的)炸了,再配上將辣椒醬混入的急凍雜豆(紅蘿蔔、粟米、青豆(我必挑走))。

2. 咖哩薯仔雞翼:如題(最重要在街市買一包黃咖哩粉)。

3. 真經典之選:朱古力麥皮(麥粥),用街市買迷你月餅闊度的朱古力長磚做,喜歡可加油炸鬼或加拿餅,浸到不腍也不脆就完成。

以上菜式特點都是有現成的配料或調味料,反映媽媽煮食上快靚正的香港人精神。早餐是「朱麥」、午餐是咖喱、還有晚餐有燒魚就叫好餸,每日三餐都那麼深刻。

差點忘了,我小學時很傻瓜地要求的一百分早餐:一條腸仔加兩隻荷包蛋。沒有辨法,同一包廚師牌雞肉腸就是媽媽煎得最香。也許當時年紀小,但為何我還能明白媽媽其實不太喜歡烹飪呢?因為我們都試過向媽媽提出想吃新菜式的要求。

最經典的是菜心炒牛肉,當年中學少不更事,家裡很少煮牛肉,在外面吃過這一味,就提議媽媽煮。當然這一味難度不高,平常也有菜心炒瘦肉,但因為媽媽本身不吃牛肉,結果第一天牛肉驚喜,第二天牛肉美味,第三天就獨沽一味,到第四天連從不向恐怖分子妥協的美國政府都會大叫投降。

往後,只要一提議任何新菜式就自然地連續吃上三至五日。雖然我媽沒讀過經濟學,但她絕對懂得把剩餘價值(MARGINAL RETURN)消乾殆盡。只要說一句「都好耐無食過朱古力麥皮」,你就能一直享用直至整條朱古力磚入腸(不是感冒菌),時間太約是兩星期。

小時候很少出外用餐,一年媽媽就煮足一千餐,廿年就兩萬餐。一個不太喜歡煮東煮西、不喜歡深入研究廚藝的人,卻煮了一整個人生……

能夠勉強自己做一次不願意的事只有一個原因:為了別人。
能夠勉強自己做一萬次不願意的事只有一個原因:為了家人。

媽媽,感謝你給我長大的每一口,尤其哥哥還在的時候,大家的每一口都未必那麼容易嚥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