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分】大男人

作者:靜靜(專業調解員)

編按:《合久必婚/分》以真實的家庭故事為本,並由資深家事調解員協助撰寫,期望讀者透過瀕臨離婚的男女關係,或破裂家庭的故事,學習與至愛相處之道。為保障當事人私隱,文章描述的細節或經修改,並以化名代替。

華基與小菊在國內相識,隨即結婚並帶小菊回港生活,十年婚姻並未迎來小孩子,卻迎來了離婚的決定。

這是一段相當典型的男尊女卑中港婚姻,當二人來到我面前,需要透過調解處理離婚協議時,那種權力不平衡更明顯。

「你值咩錢?由大陸嫁落黎你從冇做過野,憑咩分我身家?」類似的說話,在調解過程已數不清有幾多次從華基口中說出,無論是單獨會面還是夫婦共同會面都一樣,無阻他的理直氣壯。

小菊是一位出嫁從夫的傳統中國女性,由嫁進丈夫家門起,十年來盡心盡力持家,照顧家公家婆,雖然沒有工作賺取收入,但若沒有這位太太,恐怕丈夫也無法安心工作。最「有情有義」之處,還要數她的「忍耐力」。這十年婚姻中丈夫無數次的婚外情,起初小菊睜隻眼閉隻眼,十年過後才終於忍耐不住提出離婚。

丈夫絕對強勢,妻子只管哭哭啼啼,調解一直膠著,問題明顯出於「權力不平衡」。但要如何突破這已持續十年、牢不可破的權力關係呢?

轉機發生在某次共同會面,我看著哭成淚人的小菊,終忍不住問華基:「我估你一生見過不少女人,但有多少個能為你流那麼多淚?這些眼淚是真是假,我相信你是有能力判斷的!」我請華基去思考,假如面前這位妻子果真只為錢而在此糾纏,那些假眼淚為何還要流?反面到一個極致,據理力爭就可以,已沒必要做戲。

意料之外,華基沉默了。他意會我所指,他知道小菊流的都是真眼淚。收不到錢只會生氣,在關係中受傷才會如此流淚。

由這轉捩點開始,華基收起了強勢的態度,最後雙方順利簽下和解協議,毋須對簿公堂。

小菊為家庭付出了大半青春,終於對這段婚姻失望離場,想為自己爭取,卻又過於柔弱。而華基的強勢,基於多年來婚外情的女性都是為利益而接近他,以致他看女性的價值觀可能扭曲,太太的地位差不多像是一個打理家務的「工人」,而不視妻子為十年以來共建家庭的「伴侶」。因此,當我為華基澄清了這位有情有義的妻子與他的婚外情對象之分別時,他也重新審視自己對離婚處理的態度。

調解員其中一個主要任務,正是為這種不平衡的權力關係中,引導雙方看到對方也是人,也需要被尊重,從而為他們找回一個平衡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