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分/婚】再婚,是2+一(下一代)的事(二)  

我刻意讓巧然去思想,其實要一個幾歲大的小女孩一次過處理父母離婚,和媽媽有新男朋友兩件事,實在有點難度,因此,是否真的有必要在女兒面前拍拖呢?

巧然一向與建威各不相讓連自己的婚外情也似是從未感到理虧直至面對這樣的提問,她終陷入深思,然後她的回答是:「其實想試女兒能否接受我的男朋友。」原來這是出於一位母親的不安。

於是,我嘗試讓巧然明白,對女兒來說,只有一個爸爸和一個媽媽。大人們最應該避免的,就是像這樣以小女孩做試驗品,來「」她能否接受這「叔叔」。即使巧然與男朋友多認真,對女兒而言,要理解和接受「媽媽的男朋友角色仍是很難。於這複雜的漩渦中,能否為女兒再多想一步呢?

之後,當共同見面時,巧然終於同意這一兩年不要再讓她的友出現在女兒面前,直至她和建威的關係有個清楚的了結為止。

 

當夫妻二人吵得面紅耳熱時,通常要用「兒童為本讓他們稍為讓步,這次亦算奏效。終於調解到最後一節,建威對巧然:「其實我想祝福你和男友,如果你們是認的,那多一個人疼我女兒。」至此歷時半年這次調解終告落幕。

 

作為離婚父母,有時會忽略了下一代在離異漩渦中的心情和立場,凡此種種,造成許多令人痛心的故事。爭執本身往往不是問題的癥結所在,而當碰觸那塊癥結時,就會發現其實整個家庭的成員都是受害者、受傷者,而當中最無能力保護自己的便是兒童。孩子的心情,是每個再婚家庭都必需考量和面對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