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評論】 棄商投非造福人群 曾成毅示範真港人精神

(評論員 : 陳珏明)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Ethiopian Airlines)一架波音737 MAX 8客機,3月10日不幸發生空難,當時機上載有157人證實全部罹難,當中包括19名在聯合國工作的工作人員,其中一位更是香港人,他是在聯合國環境署工作的37歲的曾成毅。

港人不幸在海外遇難,間中或有所聞,但曾成毅這名字,在悲傷的意外背後,卻原來書寫着一個感人勵志的故事。據事發後不同傳媒引述的消息,已婚的曾成毅跟同樣在聯合國工作的太太,定居於非洲肯尼亞首都內羅畢,而曾成毅當年雖然是商科畢業,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系畢業生,但卻沒有投身商界,反而早在大學時已積極參與人道及扶貧工作,立志憑一腔熱誠造福人群。

當香港人近年嘗試重塑代表香港價值的「獅子山精神」,以至把肯捱、肯搏、努力尋求向上的拼勁視作金科玉律時,曾成毅的故事卻足以叫更多港人家庭反思,在追求經濟發展、有樓才成功的今天,在爭名逐利以外,是否有更崇高的理想值得人們去追求。

曾成毅與太太同任職聯合國

埃航空難發生後,對香港人而言,本來這只是一則遙遠的國際新聞,甚至有人可能更對非洲發生空難事故不感意外,但當罹難乘客名單曝光,大家卻赫然發現,當中竟有一個香港人的名字,他就是現年37歲的港人曾成毅(Victor)。

曾成毅生前在聯合國環境署工作,被派駐非洲肯尼亞,意外時正從參加完環境峰會打道回府,返回其工作與定居地、肯尼亞首都內羅畢,本來的行程,應該是落機後便跟同樣任職聯合國及同被派駐當地的太太聚首,誰料乘搭的航班卻是一次單程死亡航程,令他從此跟太太及兒子天人永隔,令一個小康家庭就此破碎。

香港人任職聯合國,本身已夠吸引眼球,雖然曾成毅夫婦絕非唯一,但他們兩人再一同任職,然後又再被派駐非洲,並視當地如家,便足以成為一個特別的故事。更何況,在如此故事的背後,其實更是一個香港八十後,立志為世界大同理想而付出的故事。

特首應否考慮向家人表達慰問

而順帶一提,空難發生後,雖然港府表示入境處已聯絡事主家人,並按家屬意願提供一切可行協助,而雖然曾氏不過是一位普通香港人,但他既是為國際事務又投身非洲,更不幸在空難中罹難,作為特首的林鄭月娥,是否應考慮作出致哀?又或最少向家人表達慰問,以至表揚曾氏以港人身份為國際事務作出的貢獻?

說回Victor的故事!據不同傳媒事後引述,Victor於2001年在觀塘瑪利諾書院中七畢業,其後入讀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系,04年在中大工商管理系畢業,其後負笈倫敦,攻讀有關性別平等碩士學位,之後便加入了聯合國,曾在羅馬任世界糧食計劃署項目主任,2015年轉任聯合國環境署,同時派駐非洲肯尼亞。

他跟太太的愛情故事同樣精彩,其太太現時也在肯尼雅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教育部門工作,據悉兩人透過教會結識,兩人一見鍾情並開花結果,兩人曾因工作關係分隔異地,直至16年同被派駐肯尼亞才團聚,兩人育有一名兒子,兒子在當地出生,一家三口在肯尼亞定居,而原來Victor的太太現時更已有身孕,未出生的孩子亦因此成了遺腹子。

友人悼念讚揚其理想

空難發生後,Victor的友人紛紛作出悼念,力讚他是有很好抱負的好人,因為他一直希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而任職聯合國,透過其工作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甚至有人形容他心中充滿「世界大同理想」、熱情、遠見等,其母校觀塘瑪利諾書院也發唁文致哀,讚揚他「造福人群,令人敬佩」。

究竟是甚麼原因,令Victor希望改變世界?原來據其中學同學憶述,他當年已矢志令非洲大陸變得更美好,而他亦一直不忘初衷,在升讀大學後,雖然是就讀工商管理學系,畢業後卻沒有投身商業機構,反而加入非牟利組織。

事實上,從Victor好友在網上的悼念文中,不難看出當中的反差,他的友人指大家大學畢業後,有人追逐着 ibank (投資銀行)、Big4 (四大會計師行) 、4A (四大廣告公司)、大企業MT (見習行政人員) 的職位,但曾成毅卻加入非政府組織工作,而屈指一數,作為八十後的Victor,當年的選擇肯定是非主流。

獅子山精神只拼經濟?

隨着香港經濟在八十年代全面起飛,當年大學生一度把擁有「四仔」視為人生目標與追求幸福家庭的夢想,但對八十後一代早已過時,取而代之,是香港經歷沙士、金融風暴等令經濟受重創,也令八十後一代在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大減,加上香港其後透過靠攏祖國令經濟才重拾活力,曾經一度被視為具有可以「攜手踏平崎嶇」力量的獅子山精神,就因而被重塑為香港精神,並被用作激勵互勉,呼籲要以積極正面態度面對困難。

然而,甚麼才是真正值得傳揚的香港精神?是仍然相信努力就有回報?還是不懼困難並努力北望神州?或許Victor的故事在在提醒,不屈不撓的拼搏精神,不一定只用於拼經濟,更可以用在拼人道與改善自然環境,而且港人的視野,更是早已望向國際,而不單只聚焦大灣區,認識非洲也不一定是因為「一帶一路」。

至於Victor友人憶述他當年的話,Victor直認一個人不能改變世界,但當先影響一群人,便可以一齊改變世界令理想實現,如此的道理,對今天香港低迷的社會氣氛,又是否別具意義?

(以上評論並不代表《風新聞》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