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評論】新預算案無視家庭 幸福感欠奉

(評論員 : 陳珏明)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2月27日發表他「財爺」生涯第三份的《財政預算案》,換來頗明顯的一片劣評,即時民調結果顯示預算案獲有紀錄以來最低評分,但陳茂波似乎仍自我感覺良好,向傳媒指認為現時市民對他的預算案整體反應「還可以」。

市民的反應,其實直接反映在民調數字上,亦同時建基在他們的期望中,例如公眾普遍期望庫房儲備充裕的政府會「派錢」,甚至最少「派糖」,惟卻發現政府最是對配合「國策」的大灣區發展大破慳囊,失望與不滿油然而生。

事實上,庫房儲備常被形容是市民的「血汗」,而「財爺」的角色之一是把這些社會資源再分配,但縱觀整份的《財政預算案》,卻缺乏以人為本的思維,即思考如何分配這些財政未能由人出發,結果令香港人、由人組成的家庭均未見受惠,便既不能解決積累的社會矛盾問題,甚至令問題進一步劇化。

財爺死撐呢份功課「還可以」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公布後,進行了即時民意調查,隨機抽樣訪問621名受訪者,詢問是否滿意預算案,以及為預算案和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評分,結果顯示預算案整體評分只得47.1分,是自2008年該民調增設評分選項後的歷史最低分數;另外,共四成受訪者不滿意和非常不滿意新一份預算案,多達49%受訪者表示,如果有權明天投票,就會「罷免」陳茂波。

民意清晰明顯,惟雖然如此,陳茂波及後於傳媒訪問中仍表示,聽聞有部分市民對「派糖」措施減少感到失望,但認為市民整體反應「還可以」。

預算案文本反映背後重心

究竟是否真的還可以?未來將有另一次後續調查,將呈現市民「消化」了預算案後的意見,應該足以更客觀去顯示市民之反應。惟在此之前,單是簡單分析預算案演辭的文本內容,卻可能已反映出預算案的重心,是否有以人為本及以民為本。

分析整份預算案,雖然陳茂波在引言中聲言預算案是以「撐企業、保就業、穩經濟、利民生」為大方向,惟「民生」一詞只出現了5次、「福利」只出現3次,而香港出現人口老化及導致相關社會問題,但「長者」只被提及了9次;相反,全文逾2.6萬字的演辭中,161次提及「發展」;最少20次提及「大灣區」。另外還包括45次提及「金融」、43次提及「創科」,以及38次提及「投資」等。至於「家庭」,就只被提及了6次;「家長」就只有一次矣。

預算案乏政策支援家庭

今年的預算案中,財政司司長只在「關愛社會」章節中,較直接觸及家庭、與社會支援層面的部分,惟段落卻只得寥寥10段,只由170段至180段,涉及的政策就以「幫助有需要的市民」為主,包括:增加社福設施、加強安老服務、提高幼兒中心服務的資助水平,紓緩家長經濟壓力;分階段在北區、觀塘、沙田、葵青及元朗增加合共約四百個資助獨立幼兒中心名額;及早識別和支援有福利需要的學前兒童及其家庭;加強對離異家庭及其子女的支援,以及增強青少年精神健康及提升抗壓能力。

而就算計及向領取綜援、高齡津貼、長者生活津貼或傷殘津貼的人士發放額外津貼和寬免課稅等補助,家庭照顧者均未能直接受惠,針對以「家庭」為幫助目標的政策更是乏善可陳。

港人家庭支出負擔大

那麼,何謂以「家庭」為目標的政策?或許更要追本溯源,先檢視今天香港家庭所面對的種種困難及問題!

從經濟層面,財政上涉及的主要包括衣食住行,均可能構成對家庭收入與支出上的壓力,例如家庭的收入與支出不相稱,當中跟高價樓致令供樓支出佔家庭支出比例高,又或在住屋租金支出高等有關;其次,供養子女及父母均涉及不菲的開支,而部分家庭亦未必能獲稅務扣減;此外,衣、食、行等日常開支,少數怕長計,累積的金額,均是一般家庭必須思考的經濟負擔。

然而,今年的預算案,紓困措施近乎全部「炒冷飯」,7大「派糖」措施中,雖然包括中產退稅、寬免差餉等,但均較上一年度減少,而對基層家庭而言,更可能並沒受惠;而學童雖然略為受惠,合資格學生會獲發2500元津貼作支援學習需要,但其實仍不過是杯水車薪,總括而言,對家庭來說,如此的預算案,肯定是難以令他們開懷的吧!

經濟支援層面未聞福音,政策幫助層面亦未能對市民帶來希望。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現時香港的勞動人口近400萬人,而香港的勞動市場,衍生出的問題包括超長工時、脫節的最低工資水平,缺乏退休保障等不同問題,而這些問題又同時引伸出其他社會問題,例如在長工時下家庭如何照料子女及長者,惟現時社會的相關的配套,卻遠遠追不上需求,社區日間托兒服務寥寥可數;長者中心缺乏、公營長者宿位一席難求,而如果向私人市場尋求,又變成額外的家庭開支,最終導致的,是如同成為家庭負累。

家庭照顧者屢被無視

翻查報導,香港家庭幸福情況早成為社會關注議題,香港家庭福利會曾進行「香港家庭幸福感調查」,便發現港人家庭幸福感不言,其中年齡30歲以下的受訪者,礙於工作及學業等壓力,幸福感更是再低。

而其實另一同樣值待關注,是另一班「沉默的群組」,他們表面似對推動經濟貢獻不大,但其實卻為社會帶來甚大的價值,惟在多年來的預算案中,近乎從來未有被觸及,他們就是一眾全職「家庭照顧者」,即家庭主婦或家庭主夫。
「家庭照顧者」填補着公共福利服務的不足,同時擔當支援家庭的角色,從而提高其他家庭成員的生產力。雖然他們也是「勞動人口」,但卻屢被忽視,最少他們不會受惠於退稅,免稅額對他們而言也毫無意義,期望政府政策可紓緩照顧者的工作量更年年落空。反過來,當他們希望利用自己的勞動力,如透過兼職工作賺取收入,相對就業支援卻極度不足,托兒服務供不應求更足以令他們卻步。數據就顯示,全港資助獨立幼兒中心與附設幼兒園的幼兒中心托兒名額,只有約3萬個,當中只有約7千個為資助名額,全港18區中,最少有6區沒有資助獨立幼兒中心, 5區沒有資助獨立幼兒中心,不少幼兒需跨區尋找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