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指:社會拒認逆轉變性手術的存在!為甚麼?

如果你是外科醫生,病人徵詢你的意見,要求你做一個不能根治、沒有幫助、不會使人覺得好一點、會令病人終身傷殘的手術,你願意做嗎?有沒有任何一個醫學領域會接受這種要求?

對於第一個問題,答案很自然是「不會」。不改善身體或感覺、又不能醫好疾病的手術,還要承受永久傷害的代價,沒人會做……不,只有一種,稱作變性手術。可是,愈來愈多做了這種手術的人後悔,尋求逆轉手術。但為何總是甚少聽聞他們的故事?

佐席夫形容:聽到這些事,可說是真正的災難性

五年前,被譽為世界最頂尖的生殖器重建外科醫生米諾斯拉夫.佐席夫(Miroslav Djordjevic)在塞爾維亞進行了首個逆轉手術。患者是個後悔切除男性生殖器的變性女人。

這不過是開始。後來愈來愈多人找佐席夫,表示在變性手術後抑鬱狀況更差,有些個案更試圖自殺。佐席夫形容「聽到這些事,可說是真正的災難性」

當全球都以為變性是解決問題的靈丹妙藥時,那的確是災難性的消息,但為何得到媒體的關注卻少之又少?在跨性別的神話裏,逆轉手術成為一種禁忌。

2018年11月,一名要進行變性手術的男人在《紐約時報》撰文。他不單承認了手術不會使他更快樂,更坦言手術好可能會使他更抑鬱和自殺。他值得大家的同情,但是文中卻沒有任何人質疑那種神聖不可侵犯的變性慾望,或者可以說,懷疑本身就是一種禁忌。

新式禁忌就是限制公布那些提起後悔做手術者的數字

加拿大《國家郵報》在2018年10月訪問稱那些後悔變性,尋求逆轉手術為「新式禁忌」。這種禁忌就是限制公布那些提起後悔做手術者的數字。報導還追查了英國的巴斯思巴大學否決了一個性別重置手術逆轉的研究申請,原因是那個研究項目被指有政治不正確的可能。禁忌,出現了。

說來有點誇張。一位專研變性者的心理治療師詹士.加斯柏在餐廳聽到佐席夫一席話後,發現這種逆轉手術的渴望,並未有獲得足夠的學術研究。於是,加斯柏向大學申請研究逆轉手術,他提供了一些初步的證據,顯示愈來愈多年輕人,尤其是年輕的女性感到後悔,而且希望轉回他們原來的性別。

計劃被大學的倫理委員會否決,原因是校方擔心自己承擔不起跨性別政治組織的強烈抨擊。觸犯禁忌的人,往往會被社群「治死」。

《大西洋》雜誌在2018年7/8月號提醒讀者要小心對待那些希望變性的兒童。沒有人理會作者提供了多堅實的科學證據,亦姑勿論2013年發現青年的性別焦躁情況隨着成長而改善的研究,作者和雜誌已觸犯了禁忌。因此,他們換來一大堆要擲死他們的石頭。

現代社會少了許多迷信禁忌,但生活閒暇裏還是少不了禁忌的話題,彷彿有甚麼怪力亂神、神聖不可侵犯。逆轉手術到底是亂神怪力,還是有何不潔,以致成為了被詛咒的禁忌呢?

MLO_9911
被譽為世界最頂尖的生殖器重建外科醫生米諾斯拉夫.佐席夫(Miroslav Djordjevic)(圖片來源: genitalsurgerybelgrade.com)

小知識

英語世界裏,禁忌是「Taboo」,這字來自湯加。據說在大航海時代,英國人詹士.曲克第一到訪遙遠小島,他發現當地對食物有許多嚴格的禁例。他問當地人為何要這樣做,他們的回答就是「Taboo」。這個字分別由「標記」和「特別」兩個意思所組成,意味着「奉獻出來,不可侵犯,禁止,不潔或被詛咒的」。

延伸閱讀:

Transgender Taboos: Don’t Question… Or Else

The new taboo: More people regret sex change and want to ‘detransition’, surgeon says

My New Vagina Won’t Make Me Happy And it shouldn’t have to

When Children Say They’re Trans Hormones? Surgery? The choices are fraught—and there are no easy answers

Miroslav Djordjev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