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家人】我的志願是活著:靈魂奇遇記

人生有何意義?今天,很多年青人「追夢」,也有很多年青人「追夢」失敗,向現實低頭,或找不到夢想,選擇「躺平」、佛系度日。甚至有不少人質問自己父母,為何當日要把自己生下來,如今沒有意義地痛苦活著,厭世度日。面對意義失落的世代,《靈魂奇遇記》可能為他們提供出路。

主角阿祖是個玩Jazz的音樂人,他的夢想是加入著名樂隊,在不同地方表演。但在無奈的現實下,他只能在學校Part time教學生吹奏管樂,即使有全職老師機會,他也打算放棄。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在一次朋友介紹的機會下,他可以加入著名歌手仙姐的樂隊做鋼琴手。正當他覺得自己的人生終於正式開始時,他遇上意外死了。

天意弄人,阿祖即使變了靈魂,仍十分不忿,覺得自己一生充滿空白,像行屍走肉,正當有機會真正活著時,最後竟然死了。這是悲劇嗎?他不想死,堅持返回人間,很想展開他做樂手的真正人生。此時,他遇到22號,一個準備進入人世的靈魂。 但與阿祖剛剛相反,22號找不到出生在世的意義,不想進入人間,因此待了很久也沒有成功出生。即使他遇上很多歷史偉人作他的導師,啟發他找自己的人生意義,他也找不到。

一個不想死,想重返人間找回意義;一個不想生,因為找不到自己活著的意義。但當他們彼此遇上,竟然一拍即合,互相啟發。22號誤打誤撞進入了阿祖的身體,竟然由不情願,到慢慢享受生存的樂趣。最後竟然不想把阿祖的身體交還。而阿祖最後取得身體,成功在仙姐的樂隊演奏,但最後他竟然沒有想像中滿足。

每個小朋友都曾被問:「你大個最想做甚麼?」而選項都離不開做醫生、做消防員、做律師及做老師。當你做不到,或想不到時,會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沒有火花,空白一遍。但會不會這問題已經有錯,人生的意義不在乎「做」甚麼(doing),而是如何「活」(being)。22號以為人生意義只是歷史偉人對他說的豐功偉績,但自己一點共嗚也沒有,就以為自己不適合生存。但當他體驗人生,學習用腳走路,看到街上母子玩耍,看到地鐵站彈結他的樂手,又舉頭看到像蝴蝶飛舞的種子從天而降時,他開始找到生命的美好。但此時阿祖批評和否定他:「不,這些不是目標,不是意義,不是火花,只是日常生活」,再一次把22號打落存在恐懼的十八層地獄。

為何人生意義不可以是日常生活中的走路、呼吸、看看大自然、聽聽歌、與家人朋友吃飯談天?有多少人是甘地或林肯,也不是每個人的志願都是無國界醫生或世界和平。這種對人生意義的固定詮釋害了多少人?

有些父親因為兒時幫手養家,沒有讀書機會,年老時已不在讀書時機,因此抱憾一生。有些母親天天服侍家庭,錯過年青時進修和事業發展的黃金機會,也抱憾一生。有些人忙於工作,沒有機會拍拖結婚,因此錯過成家立室的黃金年齡,也抱憾一生。有些人一心追夢,但遇上很大挫敗,因此生無可戀,很想結束一生。

有些人活了很久也沒有甚麼「夢想」及「大志」,常常自我質疑是否白活一生。他們都是阿袓和22號之前的寫照。但到電影最後,22號找到生存意義,決定在人間活著。「天堂專員」也被阿袓啟發,對人生意義有全新理解,因此給他有多一次生存機會。

當你在今天早晨可以大力呼吸和享受這文章,你已追夢成功,已是有意義的人生。

【亂世家人】抱緊與鬆手的平衡 :《媽媽的神奇小子》

【亂世家人】《怪誕屍新娘》顛覆你對生死愛欲的電影

【亂世家人】顛覆你想像的結局:《接線追緝》(THE GUILTY)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