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藥無錢醫】重症濕疹患者兩成月花逾5000元控病   促醫療當局引入生物製劑治療                             

在香港,每五個人就有一人在不同時期患濕疹 。本港最近一項調查發現不少患者月花數千至上萬元治理濕疹,相關開支已佔去月入至少一半。過敏協會及濕疹關注組則強烈建議當局,盡快將生物製劑納入資助,避免有需要病人「有藥無錢醫」;而大部分受訪者亦要求衞生署及醫管局,全面引入療效較佳的生物製劑治療。

過敏協會及濕疹關注組則強烈建議當局,盡快將生物製劑納入資助,避免有需要病人「有藥無錢醫」。

沒住院沒入急症室便不是病嗎?

「香港不是沒錢的社會,但那麼多濕疹患者卻失去希望。」本身是兒童免疫、過敏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的香港過敏協會主席何學工醫生直言,希望社會正視濕疹的潛在問題,「不住院、沒進急症室,就不是病嗎?現在的支援太少,濕疹在公共醫療的雷達上並不起眼,但對患者身心靈的困擾極大。」

何學工醫生(圖中)認為建議當局應盡快將濕疹生物製劑納入資助藥物。

他解釋,臨床數據顯示濕疹生物製劑療效顯著,且副作用不大,主要是注射位置出現紅腫,也有機會引致結膜炎或口腔皰疹,一般可透過藥物加以控制。目前,已有超過30個國家或地區資助當地病人用藥。香港過敏協會強烈建議當局回應濕疹病人之需要,盡快將濕疹生物製劑納入資助藥物。

香港過敏協會聯同「濕疹關注組」的調查亦發現,當濕疹患者病情愈嚴重,對工作之負面影響愈大。輕度濕疹病人每周平均有2.4小時喪失工作效能,即要告病假或無法專心工作;中度濕疹患者每周喪失工作效能的時數為9.6小時。至於嚴重濕疹病人,每星期平均更有19小時要告病假或不能專心上班,生產力損失最大。

綜合過往研究推算,香港有近150萬人口曾在不同時期患上濕疹,當中百分之十為重症個案 ,即本港嚴重濕疹患者約有10萬至15萬人。如重症濕疹病人每周平均有19小時喪失工作效能,一年就有988小時受影響。以每天工作10小時計算,每名重症每年就有近99天因病告假或影響工作。

香港過敏協會引述研究指出,濕疹患者的病情愈嚴重,每周有愈多時間喪失工作效能,重症病人每年有多達99天要「告病假」或「帶病上班但無法專心工作」。按全港約15萬名濕疹重症推算,若病情持續不受控,社會生產力每年或損失多達81億元。

事實上,濕疹病情與個人工作狀況關係密切。英國皮膚科醫生協會去年於《英國皮膚學期刊 (British Journal of Dermatology)》發表的研究 ,就在美國、英國、法國及德國以問卷訪問了1232名經醫生確診、過去一年曾經求醫的成年濕疹病人,了解患者日常需要「告病假 (Absenteeism)」或「帶病上班但無法專心工作 (Presenteeism)」的時間,以分析濕疹會否導致生產力受損。

嚴重患者每周平均19小時無法專心上班

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最新數字,港人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為$18000元 。若每名嚴重濕疹患者每年有99日因病告假或無法專心工作,即有大約3個月不能履行職務。按全港15萬名重症濕疹病人推算,本港每年因嚴重濕疹所造成之社會生產力損失,或相等於81億元的經濟價值,其影響不容忽視。

香港過敏協會及濕疹關注組今年10月至11月以網上問卷成功訪問了216位濕疹患者,當中76%受濕疹影響超過10年。調查結果發現,受訪病人每月花在濕疹治療及皮膚護理的開支平均要2944元,22%患者的支出更在5000元或以上。

逾六成人坦言經濟壓力大

值得注意的是,百分之六受訪病人透露,目前每月濕疹相關的支出介乎1萬至2萬元。而超過三成受訪病人承認,濕疹開支已佔去其月入至少30%;一成七人的濕疹開支更超過月入五成或以上。面對治療支出,63%受訪者形容經濟「有壓力」或「非常大壓力」;兩成人「經常」因經濟問題而無法使用主診醫生建議的治療,情況令人惋惜。

今次調查亦問及自己或親友使用過生物製劑的病人對治療之看法,結果顯示,逾七成人認為生物製劑既安全又有效。同時,88%受訪病人指出,衞生署皮膚科診所及醫管局轄下的公立醫院應全面引入生物製劑治療。多達九成五人期望,政府應為生物製劑提供藥物援助,例如由「撒瑪利亞基金」或「關愛基金」資助有經濟困難的病人用藥。

生物製劑每月藥費1.5萬至2萬

濕疹關注組註冊社工黃敏兒坦言,適用於中度至嚴重濕疹患者的生物製劑治療,早於2018年10月在本港註冊,若病人在私家醫生使用生物製劑,每月藥費大約要1.5萬至2萬元。至今,公營醫療未全面引入這療法,有經濟困難的病人已等候超過3年,依然「有藥無錢用」。對於2018年曾有嚴重濕疹患者自殺過身,她擔心會悲劇重演:「繼續拖延的話,3年又3年,不想再有第二宗悲劇發生!」濕疹關注組促請政府,將生物製劑納入安全網,讓有需要的病人得到適切治療。

患者冀港府讓有需要病人用藥

現年30歲的黃小姐,自小就有輕微濕疹,踏入青春期開始,濕疹愈來愈嚴重,試過除了腳掌,全身皮膚都是傷口,要服用抗生素,「看過中醫、西醫,但病情仍是反反覆覆。」至畢業後,她任職銀行,工作量頗大,「集中力差了,工作變慢,結果工時長上加長⋯⋯持續了一年多全晚睡不到!」病情最嚴重時,她連眼睛也長不開,每當伸直手腳,便會滲水滲血,腦海更閃過輕生念頭。

「至2019年6 月,開始打生物製劑,打了兩針即時見效,痕癢每小時遞減!濕疹傷口其後亦開始埋口,第二日已經沒那麼痛!」不過,黃小姐坦言,生物製劑連同中西藥、護膚油、保健品等開支,每月費用一度接近三萬元,「希望在政府打到 (生物製劑),用成本價,多些資助。」

鄭太的兒子年約12歲,兒子在小學三年級開始濕疹爆發,「腳的濕疹好轉,濕疹就會去身上,當身體的好轉,就到手部有濕疹⋯⋯最嚴重時手腳爛晒,感染金黃葡萄球菌,要食類固醇。」其兒子數月前開始使用生物製劑,每月花在濕疹相關的開支至少要6000元,她直言目前經濟頗有壓力,期望政府可資助有需要的患者用藥,「既然有藥,政府有錢,為何不讓多些人受惠呢?」

(撰文報導 / 絲敏;圖片 / 受訪者提供)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