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大行山好去處>傷痕纍纍】市民抗疫勇闖郊遊勝地 打卡攀石亂棄垃圾無「惡」不作

抗疫期間,香港郊野成為市民身心避難所;一連多天的重陽節假期,預料更會人山人海;港人熱愛郊遊, 卻甚少留意腳下的遠足山徑也需要愛惜。近年,很多郊遊者的行為極不文明,隨處丟棄垃圾、爬上脆弱岩石打卡、攀爬珍貴植物等,均可見於各個社交平台上傳。

本港有環保團體「綠惜地球」早前到訪多個郊遊徑,透過航拍觀察山徑變化,發現「傷痕」纍纍,環團希望行山者不要為一刻的歡樂或打卡照,將假日「好去處」變得「傷痕」滿佈,更要實踐「無痕山林」郊遊樂。

1. 龍脊 | 足迹植被「碎石化」

龍脊是很多人去遠足的首選。曾被《時代周刊》亞洲版選為「最佳市區遠足徑,但今日卻滿佈「傷痕」。

龍脊是很多人去遠足的首選,登上山頂遠眺遼闊壯觀的海景,腳下盡是渺小的島嶼,再以水清沙幼的大浪灣作終點;因此每逢假日,必遊人如織。

龍脊南面的山坡,並非港島徑的走線,故不屬當局日常山徑保養的範圍,但近年遊人在山坡上尋找最佳的拍照地點時,在山坡上開闢出如蜘蛛網般的小路網。足跡把植被「碎片化」,植被的退化令山坡最終可能變成一片秃地。

由於同時太多郊遊人在山頭亂走,也在不知不覺地造成破壞。當植物根部失去抓緊的泥土,雨水隨着人潮足迹流動沖刷,再加上該處脆弱的花崗岩土質,部分自行開發的小路最終發展成沖溝,有些更深達一米。

這裏的植物個子不高,以灌木及草坡為主。長年凜冽的海風對大部分植物生長不太有利,植被被破壞,想修復並不容易。漁護署近月嘗試在損耗嚴重的山徑旁補種植物,但未算成功,一來環境條件差,二來小樹苗也易被遊人誤踏踩死。

南龍脊的高點有土壤大幅度流失現象,標高柱下的泥土也被沖蝕得缺了一角。土壤流失,環保人士卻見有人把植物斬去,只覺得心痛不已。

2. 蚺蛇尖 | 山徑退化愈見擴闊

昔日的蚺蛇尖遠看彷如一條「蚺蛇」一樣。

蚺蛇尖位於西貢大浪灣北面,高486米,為香港三尖之首。山勢尖削陡峭,登山路極為險峻,滿佈了浮沙碎石,遠看彷如一條「蚺蛇」一樣。 不少喜歡挑戰長途行山士會選擇由米粉頂方向下山,然後經大浪灣往赤徑或西灣亭離開。

蚺蛇尖的山勢十分陡峭,雨水隨着登山人士的足迹沖刷,形成滿佈碎石的沖坑,難以行走,於是登山人士靠往旁邊尚有的植物之處上落山,植物被踐踏至死後,沖刷更厲害,以致山徑退化情況愈見擴闊,是香港山徑損耗的明顯例子。斜度愈大,水的衝力愈大,陡峭山頭的沖刷甫一開始,如不及時補救和休養,往往難以修復。

3. 昂平 | 草原山徑無復昔日青葱

昂平是香港少數的高山草原,吸引郊遊人士前往進行不同的休憩活動。

昂平是香港少數的高山草原,位於海拔400米的高處,草原遼闊且景色開揚,吸引郊遊人士前往進行不同的休憩活動,包括野餐郊遊、露營、滑翔傘等。旁邊的麥理浩徑第四段,山徑使用量非常高。北面的「大金鐘」山峰近年也成登頂熱點。

無論草原或附近山徑,由於使用者眾,近年觀察,即使濕季重臨,植被和表土也開始未能透過自然修復,回復昔日的青翠。 

4. 千島湖 清景台 | 斜坡踩出數條打卡小路

觀景台的景色已甚為可觀,這樣「打卡」已不錯。

千島湖即大欖涌水塘,為新界西北最大的水塘。水塘內有十數個山丘小島及四條大壩,被稱為港版「千島湖」。在2019年,漁護署在麥理浩徑10段編號M181附近加建了一個觀景台,並改名為「千島湖清景台」,方便遊人前往一睹千島湖的全貌。 

千島湖清景台自啟用至今一年多,已成為極受歡迎的郊遊拍攝點,經常人山人海,抗疫期間遊覽人潮仍是絡繹不絕,可謂全年無休。

其實觀景台的景色已甚為可觀,但為求「站得更前」,不少人越過圍欄走出觀景台外的大石上拍照,觀景台對出的斜坡踩出數條「打卡小路」,年多之間,小路日漸變寬及表土退化,甚至影響原有觀景台的可觀性,吸引更多人自行開發理想的景觀位。

有遊人在忘形之中站上山徑旁邊有植物的斜坡上拍照,甚至爬上樹上取景,令原有的植被漸變成沙泥禿地 。一年多之間,清景台圍欄外的斜坡小路明顯擴闊和沙化,露出底石。

觀景台對出的斜坡踩出數條「打卡小路」,年多之間,小路日漸變寬及表土退化,甚至影響原有觀景台的可觀性。

今年7月後旬,修建籬笆圍欄用作護苗,以防遊人誤踏,之後未再見有遊人進入圍欄範圍,新種的樹苗亦得到保護。

(絲敏 / 撰文;圖片 / 綠惜地球)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