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消費.佛萊

這不是一篇勸世文。

美國明尼蘇達州黑人佛萊(GEORGE FLOYD漢譯「佛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頸致死。不論你將這類新聞歸類為警暴,或者種族歧視,這兩種新聞在美國社會,即使不說是司空見慣,也可以用屢見不鮮來形容。人與人之間、群族與群族之間、有權力和蟻民之間,有衝突是種常態。一件件看似獨立的事件,不同的有心人,用不同的方式穿線起來,產生各自的解讀以及行動。這些解讀,教人更要留心當中的真偽,當中多少是合理的推斷,又多少是無謂的偏見,以及多少是政治操作。

將一個白人殺害一個黑人,以偏蓋全地說成「白人整體也殘害黑人」,或者說白人有白人中心主義,甚至將百多甚至數百年前的黑奴制度拿出來翻舊賬。我們會問,這些真的是今日的現況嗎?有多少是?雖然大部分都承認社會有「白人中心主義」,但有多嚴重?怎樣量度?這幾十年,數代人之後,這情況有改變嗎?這種動輒拿種族議題出來的,筆者也可以輕鬆將之描述為選擇操作。

所以,黑人就沒有受到不公嗎?我沒有這樣說,但有不少研究可以幫助你了解。不少社會學研究均指出,不同人種不能從社會階層上升的原因,某程度就是社會階層的問題,就正香港的新移民、南亞人士一樣,與其說社會歧視他們的種族、膚色,不如說因為他們學歷、社會地位較低,而社會沒有給予他們特別的幫助,所以最後難以與其他人競爭。只要社會給予所有弱勢的朋友資源,他們自然可以向上爬,不用拿個人的膚色、種族搞身份政治。

可惜的是,今日的社會,寧願搞身份政治和政治正確,遊戲商寧願在遊戲中增加一兩個黑人的正義角色,寫句「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在其官方文宣中,說到底如果搞政治正確就可以令人對黑人的歧視改變,立條歧視法就可以令人不歧視黑人,西方社會這兩件事做了幾十年了,還不是一樣嗎?可見,任何生命也應被平等、自由地看待,才是最重要,而不是突出任何一個身份出來搞政治。

警暴,同時成為問題核心。佛萊的死,引發全球對警察過份警力的示威。這些示威,有和平的,也同時有些演變成暴徒式的衝突。有人曾做了一件事,道歉、負責就可以了,如果有法例可以檢控,有民事法可以令受害者爭取賠償,這叫做制度公義。如果今日說跪頸的警察可以完全免於刑責,我們理應討論是否訂立法例去制裁他們。

有公平、公正、公開和透明的制度,我們應該用。世界各地也有不同的警察濫用權力的情況,各地也該檢討。例如事件發生後,美國本土包括加州、紐約州、佛羅里達州、華盛頓特區、華盛頓州、芝加哥、休士頓、丹佛、鳳凰城,以及佛萊之死事發地點的明尼亞波利斯,都宣布禁止跪頸的方法來制服疑犯,甚至到法國內政部長卡斯塔納表示以後在警察訓練也不實施這項目。可見,警暴的問題提出後,不是單一地方,而是全世界也在檢討相關的問題。

這叫做他山之石,我們可以汲取其他地方的經驗去改良自身的系統,不論是在法律制統中,或者是執法系統中,也可以有修正的空間。不過可惜的事,當議題回到香港時,兩個機制對於事件帶出的問題均無動於中。有說這是因為香港近年社會抗爭活動演得熱烈,警察不能放棄任何制服暴徒的方式,甚至拿外國也用這個方式制服人,甚至會制服致死地來證明這方法實在有用、能用和好用。

政治論述被扭曲至此,也真的是無話可說。我們作為父母輩的,怎樣向孩子分析事情,孩子就會照單全收。這個年頭香港人突然很熱衷談論政治,但如果只有一腔熱血,卻沒有理性、愛和包容,我們每次有事發生時,也只是看着、陪着別人一起消費事件。今日,要守住家庭之前,先守好我們的理性和良知,切勿跟車太貼。

(林育昌/撰文)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