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課SEN學習力退步快 憂入學累垮單親媽媽

本港仍未有肯定的復課日期,全港學生、師生、家長,都在適應線上教學。然而,SEN(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童和家長,一些必須的訓練項目如語言治療、感覺統合訓練都只能停頓,對孩子身心健康發展造成極大影響。

現年三十多歲的單親媽媽紀彤,獨力照顧著有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ADHD)的五歲孩子子滶,疫情開始後每天都要到凌晨方可入睡。

母代師職 每晚做到凌晨

因家暴問題與丈夫離婚的紀彤,獨自照顧ADHD的子滶,所幸紀彤的媽媽體諒,多番照顧,然而今年初媽媽回鄉探親,豈料疫情突襲,至今未能回港,使紀彤的照顧更見吃力

她指停課後,老師都有電郵給家長,「內容差不多是教家長點做埋老師果份。」她苦笑指家長始終不是專業,只是「頂住先」。至於為SEN學童設的培訓中心更是完全停頓,令她擔心孩子的學習發展會受影響。

學習之餘,紀彤在疫症期間與孩子一同造抗疫茶包義工。

她現在的生活作息就是早上看老師指導,然後弄好早餐、午餐,下午則要弄孩子需要的學習素材,陪孩子做訓練,再弄晚餐,待孩子睡下後,再處理家務,到凌晨自己才得以休息。

旁人目光最難受

因為孩子全時間在家,帶外出買菜都要帶著他,紀彤指旁人眼光才最令她辛苦。

子滶是高智能ADHD,其實智商和自理能力跟一般同齡孩子沒有分別,只是固執行為令紀彤最頭痛,「嚴重時他會除衫、除褲、瀨尿、碌地、打自己」。

她說試過在往街市的途中,子滶鬧情緒,在地上打滾、脫下鞋丟她或路人,旁人不斷指指點點或投以奇異目光,她也只能站著等孩子鬧完,結果等了一個多小時。「以前會好介意,不斷想制止孩子,但現在知道只能給他耐性,那就只好承受別人目光了。」

為免類似的混亂狀況太常發生,紀彤至好一周只出外買菜、買日用品一次,提一大個手拉車。也許是因此勞損,她現已有膝關節痛無法上落樓梯。

紀彤獨帶孩子外出買菜。
抗疫用品須頻撲籌措或自行製作

目前僅靠前夫數千元贍養費支援生活的紀彤,最希望小朋友復學後,可以外出工作幫補家計。

SEN家長憂影響小學入學

努力試課程訓練中心主要服務自閉症及其家人,其總幹事朱榮光認為疫情令SEN家庭特別困難,因多數父母其中一方早已離職,專注照顧孩子,但疫情期間作為經濟支持那一方收入都會影響,親鄰宜多關注。

此外,大部分SEN學童需要的訓練如感覺統合訓練,需要不同器材,「有時需要讓孩子打鞦韆,這是住家不可能提供,線上教學也不可能。即使中心一直有培訓家長做桌面訓練,但沒有其他小朋友一起,孩子會難投入些。」

因為九月入學在即,朱榮光見好些準備入小學的SEN學童家長都大為緊張,因SEN學童面對停課,學習力的退步會比正常孩子快,大大影響小學入學。部分特殊訓練亦不停停頓,但疫情令大部分培訓中心都不能運作。是以SEN家長在這期間壓力爆標,需格外關注。

(盧珺鈺/編輯整理)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