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期出現學童情緒和欺凌問題 跨界合作保護安全校園

九月開學的大日子,因為逃犯條例引起一連串的政治衝突,既有青少年走上街頭以身試法暴力抗爭,又有家長未開學就開始擔心孩子因着自己的工作、政見而受其他不同政見的人欺凌、排擠和杯葛。教育界、社福界和香港心理學會決定聯心合作,共建關愛、聆聽和尊重的校園,並強調學校是個安全保護學生的地方。

學校反對仇恨言論和任何欺凌行為

香港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強表示,無論社會發生甚麼事,學校必先守護所有學生,陪伴學生和家長走過艱難期。他強調學校反對仇恨言論和任何欺凌行為,將會與不同界別合作處理,同時學校亦會提供關愛,同學可以安全地分享他們的感受。

被問及同學在分享過程中可能會講及非法暴力及抗爭行為時,鄧振強沒有回應是否必定會報警處理,但強調學校不是一個調查機構,所以同學所說的事情,也可能只是他一面之辭,學校不會主動查明這些事件的真偽,因為學校着重的是照顧同學的情緒和心靈,將會努力營造安全的氣氛,在同學自願的情況下,聆聽他們的聲音和需要。

社聯計劃提供100場訓練及社區支援服務

社聯業務總監黃健偉表示,社聯「港講訴Time To Heal」將資助因社會危機而導致嚴重心理創傷及家庭關係決裂的人,提供心理治療服務。同時,計劃會提供100場訓練及社區支援服務,例如教授社工及社師應對社會創傷下的家庭及人際衝突等情緒困擾,當中包括提供有「非暴力溝通」。

家長要學識處理自己的情緒

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主席鄭寶君表示,經歷過如此動盪的夏天,不同的人受事件的影響可能有所不同。她建議學校不宜過早做任何行動,在支援學生情緒時會用觀察式的等待(watchful waiting)的原則,換句話說就是「睇定啲先」。

她說:「我地相信人係有自我復元的能力,好多事情要先畀機會佢哋自己解決,學吓保護自己,唔能夠太早介入。」她強調,即使介入,也要在安全、私隱、自願和尊重等情況展開。

至於現時坊間很多人散發擔心和害怕孩子會被欺凌的訊息,鄭寶君認為家長有情緒是正常的,一個比較好的做法是先平伏自己的情緒,做一些沉呼吸練習,冷靜下來後想想自己那些情緒背後是甚麼想法,先自己好好與自己溝通,之後再尋找資源,當然,如果能與子女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就可以與孩子分享。她說:「 家長要學識處理自己的情緒,因為仔女睇住你驚,佢地自然會驚。家長能平伏好自己,係好重要的。」

一半個案屬於高危或中度情緒困擾

在另一場合,青協指今年6月12日至8月24日期間,共接獲459宗有關反修例運動的求助個案,年齡最小的求助案主年僅11歲,當中高達5成屬於高危或中度情緒困擾。

青協業務總監徐小曼被問及曾否收到警員子女被欺凌情況時指,未收到任何相關的求助個案,而天主教慈幼會伍少梅中學校長李建文更表示,反而接到學生求助,因家長是警務人員,在家庭內難以包容彼此不同政治立場,而受到困擾。李建文指學校會盡力協助家長與學生之間求同存異,解除家長對於學童被人教唆,或人生安全方面的憂慮。

(陳章心、盧珺鈺/採訪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