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爸媽生我的年紀】隱世教養高手——大雄的媽媽

「只有媽媽,即使拿著衣架,深宵還是願意在家中的大廳等候我……」

如果你是大雄,只能二擇其一,你會選擇叮噹(或多啦A夢),還是媽媽?我絕對會選擇那位在我拿零分時就會懲罰我的媽媽。

這個在卡通裡不算討好的媽媽,實際上比叮噹更可靠,因為叮噹把弄完法寶之後,往往除了買到一個教訓之外,基本上一無所獲、原地踏步。而時間其實不等人,在一次又一次錯誤過後,誰拿著手上的杖去守候?或許大雄的媽媽除了責打外,還是下一次的責打,但她卻永不離棄大雄,因為她手中的杖永遠不取命。

最令大雄的媽媽瘋狂生氣的不是零分,而是不把零分告訴她,還用盡一切辦法(包括隱暪和欺騙)企圖蒙混過去的大雄,但這一切到頭來還是會東窗事發。

我的媽媽同樣嚴厲,所以我小學時最怕的就是英文的UNSEEN DICTATION(課外讀默),作為一個考試機器又不喜歡看課外書的我,每一次都慘淡收場。而最令媽媽煩惱的是,看到不及格的分數,明明非常不高興,卻又因為是沒有辦法準備的關係,想罵也無辦法罵,「條氣唔順」,當時就會瀰漫著一種高度戒備的氣氛,這個時候千萬不要犯任何錯,要不然就是「洩漏煤氣遇上㩒鐘」——爆炸。 懲罰帶來的恐懼會打擊人對關係的信心,以為對方責打自己就代表不與我們同在。人無論多完美,還是會一路犯錯直到死為止,而只有媽媽,即使拿著衣架,深宵還是願意在家中的大廳等候我,長大後我才在恐懼懲罰以外,明白你的杖、你的竿怎樣安慰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