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爸媽生我的年紀】世界沒壞人(二)

媽媽一講,我就明白了媽媽的憂慮,因為日常生活裡本就充滿壞人。如果你從壞的角度去想,一架電車裡面,有五十人跟你一起坐上五個站,其中一個殺過人,三個是劫匪,還有五個是斯文敗類,剛好今天也把別人害慘,然後隔鄰的老太太今早才對媳婦破口大罵,更恐怖的是,這可能不是幻想,是真相,直教人每日都活在恐慌之中。

但是小時候的我還是沒有害怕。

因為媽媽把我放在很安全的地方,是在迷路時還有人帶回家的社區,生活中沒有壞人,最差的那個或許就是我。我小時候做過不少壞事,偷東西、射氣槍、在國貨公司的扶手電梯上拍籃球,失手時膠扶手就把籃球吞噬變了洩氣皮球,超短的扶手急急剎停電梯,還好沒有孕婦及其他人在電梯上,最後害得媽媽要到舊公司賠罪,才能把我帶回家,不必驚動到警察。

還有,偷哥哥的零用錢,然後死口不認,到哥哥發脾氣,又讓媽媽超為難,因為她知道無論何事,也要先相信她的孩子,問題是兩個也是她孩子。其實我也是個很自私的小孩,怪不得在哥哥未生病時,也討厭我。而且我喜歡挑戰媽媽的底線,在驚濤駭浪中找尋刺激,高小的時候,媽媽叫我六點半回家,我偏偏要搞到六點九,看會不會被人罵。

人大了,有好些傷人心的事不會再做,但留下是對別人有一份自然的信任,對媽媽是,對其他人亦然,還看社會,有多少反叛小孩渴望一個會認真罵他們的媽媽。

到了今天,我也還是很感謝那個帶我回家的女人,也感謝媽媽,不是她的基因就是她給我的成長環境,到今時今日我也很感恩自己是個自動地先選擇相信別人,有矛盾的時候才懷疑別人的人。我相信這樣生活是比較少煩惱,大概也是到了今天我也沒有白頭髮的原因,因為「腦」不煩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