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難敵諫書】AI道德委員會「被解散」委員轟暴民政治

Google關注發展人工智能時涉及的道德問題,特意成立由外部人士組成的監督部門「先進技術外部諮詢委員會(ATEAC)」。然而,委員會在3月尾成立僅9天,就因員工大力抗議,被迫叫停計劃,令外界大跌眼鏡,亦擔心AI發展日後更難受外界監管。

詹姆斯(Kay Coles James) 為美國傳統基金會主席,基金會屬美國領導智庫,與不少共和黨政治人物淵源甚深。(網上圖片)

委員被控恐跨症

委員會的名單公布後數天,2,556名Google員工以及外部人士發作聯署公開信,要求Google剔除獲提名的委員詹姆斯(Kay Coles James),69歲的詹姆斯由去年1月起,領導美國傳統基金會,屬國內保守派智囊,Google員工聯署批評她反跨性別的立場,以及對移民政策的主張。

公開信指詹姆斯出任保守派智庫組織,立場保守,並引述她昔日反對性傾向歧視法的立場,她認為歧視法傷害家長權益,以及讓所有女性更衣室和女性賽事都開放予生理男。

此外,詹姆斯曾批評跨性別運動激進地將女人的定義改為男人,「會消滅女人在經濟、社會和政治上的權利。」,其主張被聯署者指是恐跨症(transphobia),對同志安全構成威脅,不適合成為委員會成員。

容納保守派 傷害還是寬容

人工智能對未來人類社會影響深遠,有分析指由誰主導影響AI發展,變得政治化和複雜。(網上圖片)

Google發言人早前向外界確認解散AI道德委員會,原因是ATEAC未能如期發揮作用,但表示仍會對人工智能發展負責,並尋求外界的意見。據《金融時報》分析,人工智能對社會影響深遠,隨着政治趨兩極化,由誰可主導或影響人工智能的發展,變得複雜

聯署者批評Google以「多元觀點」的理由採納詹姆斯,是將「多元變成武器」,並憂慮她將會使人工智能「不承認跨性別人士、不聆聽女性的聲音、看不見女人的膚色……自行製作武器」,最終傷害同志群體。

詹姆斯在報紙撰文,對聯署者的「不寬容」表達失望,又在社交網站形容Google「屈服於暴民意識之下」,表明自己受邀加入保守派領袖的觀點,聯署者卻未能接納多元,「當你不與他們同聲同氣,就會被排擠在對話之外。」

人工智能強大 涉私隱和軍事威脅

2018年Google發表了「Google的人工智能原則」,關注到人工智能強大所帶來的道德課題,包括臉部辨認的私隱問題、開發軍事應用等,並於剛過去的3月26日公布委員會名單,原本計劃委員會能夠在道德層面上,監察名向Google提意見。

8人委員會來自世界各地,除了代表保守派公共政策的詹姆斯之外,還有研究私隱行為、語言學和倫理學的學者,其中還有來自香港科技大學的計算機科學及工程系教授吳德愷。

延伸閱讀《華盛頓郵報》/《Google博客》/《聯署公開信》/《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