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分】悲痛的「不變」婚姻

編按: 《合久必婚/分》以真實的家庭故事為本,並由資深家事調解員協助撰寫,期望讀者透過瀕臨離婚的男女關係,或破裂家庭的故事,學習與至愛相處之道。為保障當事人私隱,文章描述的細節或經修改,並以化名代替。

本文重點:這段維持了二十五年的婚姻,擁有四個孩子的家庭,沒有婚外情、沒有家暴,太太卻堅持離婚,只因……

在婚約當中,最常被強調的字眼都關於「不變」,無論環境怎樣改變,那個「不變」的承諾就是婚約。然而,是否所有的「不變」也換來美好甜蜜的結局?

葉雄和美蘭在最艱難的時代相識結婚,當時大家都在草根階層掙扎求存,美蘭下嫁葉雄,認為終得一歸宿、依靠,夫妻兩人又非常喜歡孩子,在往後二十五年的婚姻中,共育了四個孩子。

然而家庭的壓力非同小可,在這二十五年間,美蘭一邊持家,一邊工餘進修,終考獲會計師資格,拉拔孩子長大,支付了家庭大部分開支。反觀葉雄,二十五年如一日,仍舊做著一些靠勞力換薪酬的工作,惜體力已大不如前,又常因小故辭工,不知不覺收入水平連美蘭的四分一也不及。

丈夫的不思進取,換來美蘭的一紙離婚協議。

在葉雄與美蘭前來見我時,葉雄已在彼此共識底下搬到劏房居住,美蘭與四名孩子共住夫妻聯名物業中。而夫妻決定離婚的最大爭議點,正好就是物業的處理。

葉雄認為既是聯名物業,應該要賣掉再對分收益。但物業賣掉後四個孩子就失去居所,所以美蘭不同意。而且美蘭心中極大不忿,她認為這些年來,她才是家庭的主要經濟支柱,也是由她照顧小朋友為主,現在還負擔起供樓責任,所以在財政或照顧起居上毫無貢獻的葉雄,根本不應得一分錢。

但在葉雄的角度,當然他也疼孩子,但他認為現住的聯名物業是以前的舊物業換來的,而舊物業自己也有貢獻供款,加上現今的物業是他親選的,刻下樓價上漲,他自覺應得一份。

這個複雜的物業分配問題,足足花了九個月時間討論,最後因為葉雄非常抗拒上庭,只能含屈地接受了一個「各讓一步」的協議:物業會在一年後賣出,美蘭會一筆過付葉雄幾十萬,至於孩子們的照顧,葉雄信任由美蘭全權負責。雖然個案似是得出結論,但留在心中的傷痕卻難撫平。

美蘭二十五年的忍耐、苦撐、不甘,二十五年前以為可以依靠的那個人,到最後不僅沒盡好丈夫責任,還要瓜分她努力的成果。當中的壓力實不足為外人道。

然而對於葉雄,其實也是一道深深的傷痕。在完結這個案前,他問了我一句:「其實你有小朋友嗎?」背後是在質問:你真的能明白我的心情嗎?

在整個處理離婚的過程,他才驚覺四個孩子皆同情媽媽,站在美蘭身旁,沒人願意跟他說話。失去了婚姻、孩子,他卻現在才如夢初醒,落得孤身住在劏房,挾著不足以再度置業、也不曉得能維持多久生活的數十萬,面對茫茫前路。

葉雄在二十五年的婚姻中,完全不發現跟太太的價值觀已漸遠,還一直認為生活已很安穩,沒什麼需要改變進步,他甚至一直以為自己是好爸爸,豈知原來子女早已對他心生不滿。

他自覺沒做錯什麼:沒婚外情,沒家暴;但原來沒關心子女、沒理解太太、沒跟家人溝通,都會成為裂痕,到太太提出離婚才醒覺,婚姻卻早已在日積月累的侵蝕中變得千瘡百孔。

婚約中「不變」的是承諾,但原來一對夫婦共度漫長的歲月,若果在生活方式、價值觀上難再同步,那他們仍是要面對一段痛苦難維持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