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分】痛中成長

編按: 《合久必婚/分》以真實的家庭故事為本,並由資深家事調解員協助撰寫,期望讀者透過瀕臨離婚的男女關係,或破裂家庭的故事,學習與至愛相處之道。為保障當事人私隱,文章描述的細節或經修改,並以化名代替。

本文重點:婚姻走到第二十五年,丈夫突然沒有緣由地離開家庭,遺下了獨生子和沒有任何維生技能的她……

當可卿在首次預備調解的單獨會面約見我,首五分鐘已崩潰落淚。原來她經歷了二十五年婚姻,但在五年前丈夫浩軒突然說要離開,此後就不肯再跟她聯絡,他們的兒子當時20歲。由那時開始,可卿由一個從未工作過、不愁衣食、不懂財政的家庭主婦,霎時間要背起兩個物業的按揭和和浩軒的債務,迫使她在五年間急速成長。

可是,五年之後,浩軒突然出現並提出離婚,更一併提出了他期望的財產分配。不過,浩軒似乎不了解五年間妻子的改變,還以為是五年前那個她,故開出一些對可卿極為不利的條件,包括要她搬離現時住所,並要付給他一些金錢。

可卿一開始就著這些要求感到很痛心,感覺丈夫好像轉變好大,五年前突然離去,甚至現在還當她是敵人。即便如此,可卿本來為了情分,也想委曲求全,接納丈夫的提議。

有見及此,我運用了「Power balance勢力均衡」的技巧,我鼓勵雙方去取律師的客觀意見,諮詢一下律師法庭一般會怎樣處理這個案中的資產物業分配。但可卿一開始很抗拒,因為她實在不想對簿公堂。另一邊,浩軒又很有信心可卿會接受他一切提案,根本沒必要諮詢律師。

然而,當調解會面一、兩次後仍陷僵局,我認為可卿未必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去判斷自己所應爭取的權益,於是便建議可卿尋求律師的專業協助。而可卿後來找到的代表律師的意見是,她絕對可以留在現居所,也不必支付丈夫任何金錢。

浩軒對太太的改變非常錯愕,只懂不斷重覆:「如果你不接受我的提議,就打官司去吧!」而我就建議浩軒,與其周旋下去,不如他也去諮詢一下律師的客觀意見。

最後,我安排了一次我和夫妻二人並雙方律師同場的會面,在這情況下,浩軒終不能再壓制可卿,因為每當他提出不太合理的要求時,在場律師都會提醒他作出修正,整個調解過程變得更公道、公正、公平。結果,可卿可繼續住在目前的居所,而浩軒也有屬於他的資產。

最後可卿特別感謝了我,因為我在她最想放棄時,讓她看到了獨立、為自己發聲的重要,而發聲不代表要馬上對簿公堂,而只是要用客觀標準去處理目前的狀況。這正正是家事調解發揮作用之處,調解員並不是讓任何一方勝過另一方,而是彼此在自願、公平公正的情況下,讓雙方達致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