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台灣行政院「語言偽術」避開「同婚」字眼 立法大限5.24

台灣行政院日前(21日)通過「同婚專法」《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草案,容許年滿18歲的同性伴侶締結「婚姻」關係,草案命名有政治玄機,避免明目張膽地取用「婚姻」二字,但法案內容無疑已為同性婚姻「開綠燈」。

「同性共同生活法之立法建議」說明會暨記者會

行政院長蘇貞昌昨與民進黨立委討論專法草案,最後訂名為「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法案大量借用《民法》婚姻的規定,包括讓同志締結、配偶有合法財產繼承、醫療權,能收養血緣子女,也須遵守單一配偶的相關權利義務。

草案命名有政治玄機。「施行法」不是新用語,但卻是台灣首次以釋憲案編號為名。

自蔡英文任命挺同的法官後,司法院在2017年5月24日公布的司法院釋字第748號,又稱「同性二人婚姻自由案」,釋憲指民法未有讓同性結合,違背了婚姻自由以及平等權。

蘇貞昌採取釋憲案編號作為草案名稱,一方面顯示了綠營不甘於屈服在反同陣營所要求的「專法」之下,另一方面又未敢明目張膽地取用「婚姻」二字。

去年11月24日,765萬台灣人在「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公投案中投下贊成。贊成票佔總票數72.5%。

在765萬公投票面前,挺同的「婚姻平權大平台」不少立委在同婚取態上承受壓力
圖片獲《風向新聞》授權使用

草案命名雖未見「婚姻」二字,但政院無疑是施展語言「偽術」。皆因草案條文規定年滿18歲的同性伴侶可成立同性婚姻關係,甚至準用民法規定可繼承財產與收養有血緣的子女。

此舉無疑是掛起「施行法」的羊頭,實賣「同性婚姻」的狗肉,無視公投七成台灣人民意願。有支持男女婚制的組織表示「無法接受」、「荒謬且互相矛盾」。

綠營政府近年民望急跌,仍漠視台灣民眾的反對同婚之聲,採取兵行險著之策,不無原因。

兩年前的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規定,主管機關需於公布當日起2年內完成法律修改,但未有限制所需法律的形式,「至於以何種形(例如修正婚姻章、於民法親屬編另立專章、制定特別法或其他形式)……屬立法形成之範圍。」

倘若未能於今年5月24日死線前完成專法,同性伴侶則可直接透過現行婚姻法締結,「……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之書面,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

守護男女婚制的陣營受死線所限,難以透過否決專法來守護男女婚制。行政院和挺同綠營獲釋憲結果撐腰,在強烈反對的民意中仍有足夠政治勢力暗推同婚,並且拒絕下一代幸福聯盟一度要求的「同性家屬專法」作為妥協方案。不過,相信民進黨要在不久的總統和立委選舉中,付出龐大的政治代價。

政院提出專法後,最後的審查決定權還是在立法院。預料民間組織將續向各地立委施壓遊說。在765萬公投票面前,挺同的「婚姻平權大平台」不少立委在同婚取態上承受壓力。


「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草案條文

第一條  為使相同性別之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以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特制定本法。

第二條  稱同性婚姻關係者,謂相同性別之二人,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

第三條  未滿十八歲者,不得成立前條關係。

未成年人成立前條關係,應得法定代理人同意。

第四條 成立第二條關係應以書面為之,有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並應由雙方當事人向戶政機關為登記。

第五條 與下列相同性別之親屬,不得成立第二條關係︰

1.直系血親及直系姻親。

2.旁系血親在四親等以內者。但因收養而成立之四親等旁系血親,輩分相同者,不在此限。

3.旁系姻親在五親等以內,輩分不相同者。

前項與直系姻親成立第二條關係之限制,於姻親關係消滅後,亦適用之。

第一項與直系血親及直系姻親成立第二條關係之限制,於因收養而成立之直系親屬間,在收養關係終止後,亦適用之。

第六條 相同性別之監護人與受監護人,於監護關係存續中,不得成立第二條關係。但經受監護人父母之同意者,不在此限。

第七條 有配偶或已成立第二條關係者,不得再與他人成立第二條關係。

一人不得同時與二人以上成立第二條關係,或同時與二人以上分別為民法所定之結婚及成立第二條關係。

已成立第二條關係者,不得再與他人為民法所定之結婚。

第八條 第二條關係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無效:

1.不具備第四條之方式。

2.違反第五條規定。

3.違反前條第一項或第二項規定。

違反前條第三項規定者,其結婚無效。

民法第九百八十八條第三款但書及第九百八十八條之一之規定,於第一項第三款及前項情形準用之。

第九條 成立第二條關係違反第三條第一項之規定者,當事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得向法院請求撤銷之。但當事人已達該項所定年齡者,不得請求撤銷。

成立第二條關係違反第三條第二項之規定者,法定代理人得向法院請求撤銷之。但自知悉其事實之日起,已逾六個月,或成立第二條關係後已逾一年者,不得請求撤銷。

成立第二條關係違反第六條之規定者,受監護人或其最近親屬,得向法院請求撤銷之。但第二條關係成立後已逾一年者,不得請求撤銷。

第十條 第二條關係撤銷之要件及效力,準用民法第九百九十六條至第九百九十八條之規定。

第二條關係無效或經撤銷者,其子女親權酌定及監護、損害賠償、贍養費 之給與及財產取回,準用民法第九百九十九條及第九百九十九條之一之規定。

第十一條 第二條關係之雙方當事人互負同居之義務。但有不能同居之正當理由者,不在此限。

第十二條 第二條關係雙方當事人之住所,由雙方共同協議之;未為協議或協議不成時,得聲請法院定之。

第十三條 第二條關係雙方當事人於日常家務,互為代理人。

第二條關係當事人之一方濫用前項代理權時,他方得限制之。但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

第十四條 第二條關係雙方當事人之家庭生活費用,除法律或契約另有約定外,由雙方各依其經濟能力、家事勞動或其他情事分擔之。

因前項費用所生之債務,由雙方當事人負連帶責任。

第十五條 第二條關係雙方當事人財產制,準用民法親屬編第二章第四節關於夫妻財產制之規定。

第十六條 第二條關係得經雙方當事人合意終止。但未成年人,應得法定代理人之同意。

前項終止,應以書面為之,有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並應向戶政機關為終止之登記。

第十七條 第二條關係雙方當事人之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他方得向法院請求終止第二條關係:

1.與他人重為民法上結婚或成立第二條關係。

2.與第二條關係之他方以外之人合意性交。

3.第二條關係之一方對他方為不堪同居之虐待。

4.第二條關係之一方對他方之直系親屬為虐待,或第二條關係之一方之直系親屬對他方為虐待,致不堪為共同生活。

5.第二條關係之一方以惡意遺棄他方在繼續狀態中。

6.第二條關係之一方意圖殺害他方。

7.有重大不治之病。

8.生死不明已逾三年。

9.因故意犯罪,經判處有期徒刑逾六個月確定。

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第二條關係者,雙方當事人之一方得請求終止之。

對於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情事,有請求權之一方,於事前同意或事後宥恕,或知悉後已逾六個月,或自其情事發生後已逾二年者,不得請求終止。

對於第一項第六款及第九款之情事,有請求權之一方,自知悉後已逾一年,或自其情事發生後已逾五年者,不得請求終止。

第十八條 第二條關係之終止經法院調解或法院和解成立者,第二條關係消滅。

前項情形,法院應依職權通知該管戶政機關。

第十九條 第二條關係終止者,其子女親權酌定及監護、損害賠償、贍養費之給與及財產取回,準用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五條至第一千零五十五條之二、第一千零五十六條至第一千零五十八條之規定。

第二十條 第二條關係之一方收養他方之親生子女時,準用民法關於收養之規定。

第二十一條 民法第一千一百十一條至第一千一百十一條之二關於配偶之規定,於第二條關係雙方當事人準用之。

第二十二條 第二條關係雙方當事人互負扶養之義務。

第二條關係雙方當事人間之扶養,準用民法第一千一百十六條之一、第一千一百十七條第一項、第一千一百十八條但書、第一千一百十八條之一第一項及第二項、第一千一百十九條至第一千一百二十一條之規定。

第二十三條 第二條關係雙方當事人有相互繼承之權利,為法定繼承人,準用民法繼承編關於繼承人之規定。

民法繼承編關於配偶之規定,於第二條關係雙方當事人準用之。

第二十四條 民法總則編及債編關於配偶、夫妻、結婚或婚姻之規定,於第二條關係準用之。

民法以外之其他法規關於配偶、夫妻、結婚或婚姻之規定,及配偶或夫妻關係所生之規定,於第二條關係準用之。但本法或其他法規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

第二十五條 因第二條關係所生之爭議,為家事事件,適用家事事件法有關規定。

第二十六條 任何人或團體依法享有之宗教自由及其他自由權利,不因本法之施行而受影響,仍得依法行使該等權利。

第二十七條 本法自中華民國一百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