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性別用語 弗州修改生殖科技法例

弗吉尼亞州眾議院於上周通過法案,修改人工生殖科技的法例。由共和黨所主導的議會上,修訂法案「HB 1979」獲61票對36票通過。法案去除了含有性別角色的字眼,包括「母親」、「父親」,目的主要是為到同性生殖開路。 

美國於2015年通過同性婚制後,各地與親子法律地位相關的法例都相繼需要修正,容納已婚的「夫夫」和「妻妻」。 修訂法案由民主黨瑞普.沙利文所提交,其目標列明是要為執法者「提供性別中立用語」。當地維家組織家庭基金主席維多利亞.高布分析法例含意,是重新定義了家長權和家庭。高布形容此法例本身是「打開潘朵拉盒子」。

全球各國對於人工受孕、受孕胎兒的家長權責,以及人工生殖科技運用的限制都有迴異。有些國家容許任何在經濟上能夠負擔的人取得卵子、精子和尋求代孕服務;有些國家則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協議。

本港與大部分國家一樣,對於科技使用有相當多限制。受制於《生殖科技條例》,本港也禁止商業代孕行為。能使用人工生殖科技成孕的必須是已婚夫婦,並且面對不育、低生育能力的困難。

弗州現行法例只容許已婚夫妻使用代孕技術。獲眾議院通過的法案將打破限制,容許未婚的個人使用代孕科技,並獲得對該名未必有血緣關係的幼童所有的撫養權責。

高布分析,這次有相當多共和黨議員贊成民主黨的法案,原因是他們相信這法案會使到更多伴侶採用已雪藏的胚胎,促成「領養」之善。獲通過的法案將遞交參議院,屆時將成立立法委員會聽證。

曾在台灣同婚聽證會上發言的凱蒂.福斯特 (Katy Faust) 認為最受法案影響的是兒童,立法方向卻以成人為中心,甚至進一步物化兒童,「(法案)實質的意義是兒童不過是被剪剪貼貼的商品,只是每個家庭的私人安排。成人有權擁有兒童,忽視了他的生理連結⋯⋯兒童就被安排到任何有能力想得到他們的地方。」

根據聯合國的《兒童權利公約》訂明,「兒童⋯⋯有自出生起獲得姓名的權利,有獲得國籍的權利,以及盡可能知道誰是其父母並受其父母照料的權利。」福斯特認為,法案傷害了兒童應得與血緣父母連繫的基本人權。

《World新聞組》報導,愈來愈多透過捐精、捐卵、代孕而生的兒童,被刻意放進沒有父或沒有母的家庭之中。捐贈者親屬登錄冊是個擁有超過6萬名成員的組織,他們希望尋找與自己血緣的親屬。組織成員裏,有接近一半人選擇借精成為單親媽媽,三成為同性伴侶,即父—父或母—母的性別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