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全面性教育片面 窒礙道德觸覺(二)

從愛和道德裡抽走了性

波利馬卡教授嘗試解釋全面性教育的失敗之處。在他眼中,柏頓和威斯都暗示了,全面性教育的問題核心,在於它的道德空白和相對主義的方針,把人類性愛由婚盟的愛中抽出來。

哲學家迪特里希.范.希爾德布蘭(Dietrich von Hildebrand)就曾經解釋過這說法。波利馬卡教授描述他的分析,指出道德空白(amoral)的性教育並沒有培養客觀性、批判思維和自主,而且無法發展少年的價值觸覺。隨之而來,這種性教育普遍不能幫助人認識人的內在潛質。

看來,道德觸覺是抗衡性剝削的重要資源。人一天沒開發自己的道德能力,就多一天沒有足夠能力去辨別和抗衡性剝削。

范.希爾德布蘭把價值觸覺的培育,例如區分愛、忠誠、仰慕、敬愛、崇敬等看成性教育的核心。把性教育抽離道德價值,就會束縛人的本能。

每一個青少年原本都能活出道德,就是道德主體(moral agent)。它是一種能夠基於判斷價值經驗的能力——去評估自己的欲望,思考背後的理據,了解所形成的意圖,以至實踐決定。道德空白性教育無法教出有道德良知的人。那些人只能屈服於相對主義,少了許多基於價值做到成熟判斷的機會。

道德「中立」的性教育會這樣教:沒有絕對的性規範,所有基於相互共識,各種形態的性行為都是正常和可以接受的。

這意味了一切由青少年自行決定。但是,如果沒有足夠的資源,幫助人在五光十色的生活方式中選擇,那所謂的選擇自由並非真正有意義的自由。反之,那種選擇只是任意發生的,是種心血來潮的衝動。

當所有性行為都被看為同等價值時,青少年更難去理解種種生活方式的道德含意和社會後果,更遑論要實踐道德經驗呢?重複地試驗各種性關係,甚至麻痺了人對於真愛的敏感觸覺。

文章撮寫自:
https://www.thepublicdiscourse.com/2018/12/46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