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家人】快樂的監獄:《The Social Dilemma》(願者上網)

新一代是社交媒體的原住民,他們喝著Facebook和Instagram的奶大,穿著Snapchat和Tiktok的尿片成長。一些父母擔心自己脫節,跟不上時代,造成一些管教難題,如社交媒體上癮。或許,Netflix近日推出的新紀錄片《The Social Dilemma》能為大家解憂。父母可以借社交媒體公司高層的口,向子女揭露它們背後的真面目:「不是我說的,是設計這些平台的人說的。」

新紀錄片訪問了Facebook 前業務拓展總監、讚好鍵(Like button)設計師、Facebook Pages設計師、Instagram開荒員工、Google Drive研發者、Youtube前員工、Pinterest 前總裁、Google 前設計倫理學家及 Twitter 工程副總裁。

他們不單是天才,決定全世界包括你子女日日追看的東西,也有一個共通點:禁止自己子女使用社交媒體,包括自己設計的產品。因為需要談及社交媒體公司背後的運作及表達批評意見,其中一人受訪前太擔心而花了八個月諮詢律師意見。以下聽聽他們如何說。

一眾矽谷員工表達憂心

一個Google前工程師說:「在Gmail部門工作得累死。大家拼命討論收件閘應甚麼顏色、甚麼樣子。但公司裡沒有人思想如何令這功能變得沒有這麼容易成癮。大家都走錯方向。我自己有Email成癮,不斷看有沒有新Email。」他說,史上從來沒有50個設計人員令全球20億人產生自己原本沒有的想法,這就是「通知功能」的出現,讓你一起床就不得不拿著手機看。社交媒體不是想像中簡單,他說:「很多人以為,Google只是搜尋工具,Facebook只是讓你看看朋友做甚麼。但大家不知道,她們是搶奪你的注意力,設法令你在上面互動。」

Pinterest 前總裁說:「這些工具造就不少好事,找回失散家人、找到器官捐贈者等,但我們對其黑暗面的看法太天真,我們要設法取得一個人大部份的注意力。」

Facebook讚好鍵(Like button)設計師說:「我非常擔心,非常擔心」當訪問者問他有何問題時,他靜默沉一會兒:「很難簡單一句講,很多問題。」

免費的東西,都是最貴

一個有趣的問題是,為何這些社交媒體全都是免費?他們如何賺錢?父母也可以問問子女,讓他們反思。Google和Facebook這類公司,是有史以來用最少的員工,賺最多的錢的公司。但誰給錢他們,給錢他們做甚麼?

Firefox前工程師回答:「我們沒有花錢買Facebook、Instagram就可以使用,因為是廣告商付款,我們的注意力和網上行為是被賣的商品。」一個Facebook早期投資者說,矽谷一開始是賣產品(軟件、硬件)的簡單事業。但過去十年,矽谷最大的公司是賣「使用者」。原來在他們眼中,Facebook、Instagram不是產品,「我們」才是產品,甚至超過幾十億美元。為何會這樣?

社交媒體有意令你上癮

Twitter 工程副總裁說:「社交平台一旦上線,就有自己的生命,運用方式跟大眾想法不同。」而且你在網上每個動作都會受到仔細監控和記錄。當你捲動速度變慢,背後的人工智能(AI)就會在你平時下線時間快到的時候(當然,他們也知你平均下線時間)減少載入廣告和減少親友的貼文(他們也知道你不喜歡甚麼廣告和親友的貼文)希望令你上網時間更長。

AI為何這樣了解你,因為你看過甚麼相、按讚甚麼、點撃哪個帖文、看過哪條片、看了多少秒後不再看等,都是不斷把你的個性喜好告訴給AI,令他們的預測能力愈來愈準確,知道你下一秒做甚麼。你需要手機成癮,廣告商才會付錢給社交平台。

植入你的潛意識,遠處控制你

有人可能說,他們有這麼大的能力控制我嗎?

當然有,只要令你開心就可以。如何令一個人不斷滑手機?Google前設計師說,當你向下拉就能更新,在最上面看到最新資訊,再向下拉,又有再新的資訊,次次如是,你就會不斷向下拉,人的心理就會有種莫名快感,想知道下一次的最新資訊是甚麼。他說Google不能只令你有意識地用他們的產品,更要令你潛意識地習慣使用他們的產品,他們就能遠處控制你,而你自己都不知。

為了令你繼續留在手機,他們也設計了一個讓你知道「對方正在打字…」的功能,你自然繼續盯著手機,期待對方說甚麼。

這些公司有心理學家協助了解人性,令你願者上釣。當你收到對方信息,但不知如何回應,就會有「自動輸入」功能,根據你過去使用最多的表情符號(Emoji)或文字,提示你如何回應。

簡言之,他們想盡方法,令你長期注意手機。此外,AI像一個有生命的個體,不斷實驗、成長和學習。Facebook 前業務拓展總監說,當AI進行多個實驗和成長,就能開發出最有效的方法,讓你朝他們的結果去做,這就是操控。

他更說:「我們只是喪屍,要我們看更多廣告,讓他們得更多金錢。」另一個Google前工程師說,這就像一個監獄實驗,把人放在一個「虛擬世界」,利用人的一舉一動,搜刮大量金錢和資料,為自己得到金錢,而用戶不知道,甚至很開心。

Facebook前總裁Sean Parker說:「這些東西,是我這種駭客才想出來,利用人心的弱點。我們這些發明者全都心知肚明,但我們仍繼續做。」Google前工程師說:「如果一樣東西是工具,只會靜靜地待在那裡,耐心等待。如果一樣東西不是工具,就會向你要求東西,引誘你、操控你、要你提供東西。我們已不在工具型的科技世界,而是進入成癮和操弄型的科技世界。社交媒體不是被動地等你用的工具,而是有目標,有方法,利用人類心理對付人類。」

受訪者很多都說,要考慮用法律管制這個新興市場,因為太不道德。全世界只有數十人明白社交媒體背後的AI如何運作,但影響數十億人。從這意義說,AI統治人類不是夢,而是已經發生,只是它的方法不是令你難受,而是令你開心,令你甘願被統治,這才是最恐佈的獨裁者。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