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好老竇】斜槓族爸爸帶孩子上班

本來做貿易生意,結婚生仔應該只是人生順風順水的航道,但Vinic爸爸做了爸爸之後,就有力量推着自己行,一邊做生意,一邊搞另一個事業——教人做爸爸,這門「新生意」要他重新回到學校讀心理學碩士,再學習一埋技能,同時這個事業所學到的又可以回到家中,用回三個孩子身上,工作很多,時間很少,斜槓族怎樣可以做個好爸爸?Vinic說能帶孩子到工作間,就能有更多時間與孩子一起。

Vinic 為了照顧好三位孩子,特別去學如何好管教的工作。

去Vinic 的網站看他的工作,一排就有十幾個技能人才,講師、主持、司儀、教練、分析師,甚至都有,最有趣的事,排第一的是「專業爸爸,育有三名子女」,他簡稱為ABC。A是龍女,今年小三,BC是龍鳳胎,剛升小一。對他來說,想做專業爸爸的原因很簡單:「當時想在遇到教養問題前學習一些方法,希望去試,在一個場合下認識『香港有品運動講師班』,大約是大女一歲多的時候,講授6A管教。」

他坦然報名上課時沒想過會做導師,但課後覺得很有用,所以好想將 所學帶給其他人,於是認真的想做講師。他說:「不過講講下就覺得唔夠好,於是2017年再讀個心理學碩士,當時一對小朋友出生了,真係開咗學先知出事,都係唔知點解當時有力量去做呢件事。」後來,Vinic用了很多心理學的理論去分享6A管教法,很多人獲益,又有人叫 我在社交網絡開專頁分享,於是「斜槓生涯」正式開始。

白天兩公婆忙貿易公司的生意,晚上還要做另一份工作,Vinic坦言要有三個女人的幫忙:太太、外母和工人姐姐。他說:「有時小朋友朝早起身就會問:『你今晚幾點返呀,可唔可以返來食飯呀?』咁我就會話爸爸今晚好忙有嘢做喎⋯⋯「咁媽咪呢?媽咪返來食飯?咁OK啦。』件事咁做OK咗。」不過,如果兩公婆也要工作,ABC就會交給婆婆照顧,也就不能期望太多,因為婆婆一打三也不容易。

聽起來好像很難與孩子有很好的相處時間,Vinic卻很懂得偷時間:「一個爸爸可以有很多身份,公司是一個員工,又是一個父親,也是丈夫,在不同身份中有不同工作,所以本身都很斜槓,所以應該嘗試透過不同的功能去做到父親的工作。」在眾多經歷之中,以帶孩子上班的經歷最深刻。

他舉例平時可以帶孩子回公司,在自己的辦公室準備一些東西給三個孩子做,例如執頭執尾,有時給他們地方畫畫,讓他們了解爸爸媽媽的工作,同時也可以有些一起的時間。他說:「香港好多父母其實工作時很長,不少更雙職家庭,所以能夠工作時間帶孩子回去,讓孩子認識父母的工作也很重要。」

當然,帶孩子工作並不容易的,Vinic憶述最近幾次在圖書館做活動,於是帶孩子們一起到圖書館玩,在工作過程中,孩子有機會被訪問,拍攝等,也是很有趣的經驗,不過就必須要約法三章:「爸爸先準備一些事給孩子做,讓孩子有心理準備,讓孩子看到父親很忙碌的樣子,也因為之前也約法三章,所以就會控制到,或者請他們等一等。」

Vinic 爸爸帶孩子去圖書館,既可工作,又可以陪孩子閱讀繪本。

Vinic坦言很多爸爸可能擔心孩子會在他工作地方搞事,干擾大家工作。他說:「有次到教會講講座,我帶了A去,本來我已經安排了拍攝工作給她,但也其實不太喜歡拍攝,到講座中段她就在後排揮手,想吸引我注意,於是我就在講座中爆肚改內容,講些東西與她有關的事,幸好最後也沒有搞出亂子來,但我好擔心出晒汗,所以真係要準備充足,水、小食、書,真係要齊備。」

有時孩子甚至會想參與爸爸的工作。Vinic笑言近期有很多直播節目在家中進行,雖然他早與ABC有約法三章,節目出街時不能打擾爸爸,但他們就想到在直播平台中留言,說daddy i love you。他說:「又有試過細會走埋來問我幾時有得上個節目,點解上次家姐有上又無我㗎架呢?我可以㗎,我可以好叻㗎。」

當然,Vinic 也認為不一定所有父母也有空間給予孩子這些體驗,所以如可能最好每天抽半小時優質的親子時間。另外也可以在假期與他們一起玩,甚至打遊戲機也可以。他說:「其實打機之所以成癮只是因為孩子很悶,多陪伴他們,他們不悶就不會不斷打機了。」

原本去年想拍的家庭照一波三折,圖為前年的合照。

唔怕孩子影響開會氣氛

帶孩子進入工作場所,另一個有趣的情況就是會遇見同事,Vinic在香港有品運動開會時,孩子會不時「亂入」,與他的同事打招呼又會傾偈,不過原來他的同事都很好。他說:「小朋友熟晒啲同事,有時我開會佢地又走晒入來打招呼,佢地個個都有小朋友,都唔介意,有時啲人開會都有小朋友走來要抱抱傾偈,大家都好習慣。」

他坦言孩子入來幾分鐘其實不用趕他們走:「孩子知道我做乜,滿足佢地好奇心,其實講啲嘢又唔關佢哋事,佢哋好自然會走,但係如果你唔畀佢哋入來咩,佢哋好奇,會質疑有咩唔畀得我知?點解我唔可以入來呢,咁佢哋仲想入來。其實我哋就照開會當睇唔到,佢哋最多打個招呼,都只係好奇,幾分鐘又走,係唔會影響工作效率同氣氛的。」

疫情下冇晒啲旅行

親子時間對於香港人來說很寶貴,很多人每年都搞親子旅行,有些則會請人幫忙拍家庭照,Vinic一家本來年年有旅行和家庭照,但去年因為疫情,這些活動要被迫取消,他笑言:「本相簿去到呢一年可能放幾個口罩入去,大家都會好記得呢年。」

疫情前年年去旅行,圖為19年去日本旅行時的合照。

Vinic向我們分享他們19年去日本旅行的照片,當時第一次自駕遊,租兩層的旅館住,孩子都記得很清楚,有時也會問何時會再去一次,Vinic坦言有點失望。他說:「去年我真係連staycation都冇,開車去郊外、去街都好,但是後來大家都唔想下車,最後變咗遊車河,有時只能好似好無奈咁去商場行。」

他無奈的表示,幸好自己是個斜槓族,可以用不同方法騰出時間和空間與孩子們相處,否則就更慘了。

( 【香港機構領袖的維家故事系列】/ 鳴謝維護家庭基金好爸爸中心)

(陳章心 / 撰文;圖片 / 受訪者提供)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