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家移居 (一)】踏上澳洲土地

最近身邊很多人都在討論移民問題,多數都是希望子女在外國讀書,在自由的學習環境下成長,我作爲香港第一個移民潮的一員都希望分享一下自己的經驗。

雀躍心情離開香港

我隱約記得當我還是大概小六升中一的時候我跟隨着父母一起去見澳洲的移民官,被他用英語問了幾個問題,詳細也記不起了。總之就是我中一下學期初的時候,家人就告訴我五月要移民澳洲了。

當時我心裏面是很興奮雀躍的,因爲從小就看外國劇集(其實都是美國的),很羡慕外國的生活。當時香港還未開始移民潮,對於有幸能夠移民到澳洲感到十分榮幸。其實當時澳洲是個怎樣的地方也不清楚,總之就是與美國差不多(後來才知道美國與澳洲大不相同)是白人的地方就是了,只是附加袋鼠、樹熊和綿羊。我當時也不太了解爲何父親會申請移民,直到近年與哥哥提起時才從他口中知道爸爸說是爲了我們的學業而決定移民的,雖然我相信也有其他因素,但這確實是爸爸的決定其中一個重要的考慮。

可能因為剛剛升上中一,與同班同學的關係還不太深,而小六的時候也有幾位同學移民了去北美,所以跟同學講的時候對同學和學校都沒有太多眷戀。到了要出發前往澳洲的前幾天,我也不記得有沒有好好的與老師和同學道別就瀟灑的退學了。

小伙子帶着新鮮感移居澳洲

在飛機上心情是頗興奮的,因爲知道不久就要到達一個嶄新的地方,並且這是我懂事以來第一次坐飛機,滿有新鮮感的。在機上食完飛機餐後就睡覺,一覺醒來已經差不多到達雪梨。飛機降落的時候感到耳朵很痛,一位很友善的空中先生知道我耳朵痛於是走過來示意我用紙巾擤鼻,我擤了一下鼻子後果然耳朵沒有那麽痛了。那時看着窗外的雪梨市景色漸漸變得愈來愈大,心裏也愈來愈雀躍。

下機後到過關,入境的情況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只記得有親戚開車來接了我們,當車緩緩駛過宏偉的雪梨大橋時,心裏覺得西方國家果然零舍不同,對這個新家的期待更大了。

開頭的兩個星期都是住在親戚的家裏,她們的屋子是獨立大屋,所以容納我們一家五口絕對不是問題。頭幾天我在屋的附近到處闖蕩,發現附近全是精緻的獨立屋(當時不知道那是北區較高級的區),但沒有甚麽商店,只有兩個街口外的油站便利店。此外街上也不見人煙,跟香港的熱鬧景色完全不一樣。當時也覺得很新鮮,不過後來在雪梨住得久、年紀漸長以後卻覺得這種境況未免太沉悶了。

初到「雪」境即感到種族歧視

初初到步以後幾天一家人到雪梨市中心的溫雅(Wynyard)區,爸爸帶我們去銀行、郵政總局辦事,然後到雪梨塔觀光。在塔頂上看雪梨四周的景色,發現原來(當時)只有少量的高樓大廈在市中心區,其他地方一望無際都是平平矮矮的屋子,心裏突然覺得香港原來是頗為先進的,因為到處都是高樓大廈。

觀光完了,我們下到雪梨塔的商場逛着的時候,突然聽見身後有一把聲音說:「噢!中國人!我討厭中國人!」(”Oh! Chinese! I hate Chinese!”)我回頭一看,看見兩個朋克(punk)髮型的二十來歲年輕人邊走邊説。那時心裏面感到很不是味道,這是人生中第一次經歷種族歧視,心裏甚是氣憤,卻又不知道怎樣處理。

(待續)

(內容來自謝菲的面書貼文,風新聞特此致謝批准轉載。)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