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百業】基層學生上網困難 停課停學 街坊補習社補位

Kiny從事補習行業逾廿年,開設私營補習社達十年,感受行業轉變,隨著學業壓力加大,已不再是舊式的「功課輔導班」那麼簡單,尤其在肺炎停課期間,補習社扮演更重的教學角色,尤其對有上網困難的基層家長,更是重要支援。但Kiny慨嘆教育局的援助永遠落不到私營教育中心上。

基層家庭的重要支援

Kiny經營的補習社有兩間分校,分別位於秀茂坪區和藍田區,學生多為附近居民,由基層至普通家庭。

不少學校停課後,轉用網上教學模式,實行「停課不停學」。Kiny的補習社也曾作出此嘗試,但很快便明白困難所在。

「我於一月尾疫情剛開始時,已跟同事提出線上教學,因深明這是持久戰,但原來我們學生的設備未必做到,就算有設備,例如小學生無法自己處理技術操作,一定要家長配合,而基層家長又不一定幫到。」Kiny和同事們最後唯有選擇每天拍攝視頻,單向模式教學,對於學生的操作技術要求沒那麼高。

因此,Kiny認為「可想而知學校的線上教學,也會為基層家庭帶來同樣的問題。」是以Kiny的補習社於三月中也決定重開,差不多要代替學校功能進行教學,學校給予的功課補習社老師也要協助學生完成。

學校停課,Kiny補習社的教學角色也更吃重。

補習社代替學校 教育局沒支援

「雖然我的補習性只針對英文和數學兩科,但絕不是普通功課輔導班,要教學。學生家長都表達幫了他們大忙。」Kiny道出不少家庭的辛酸,一來父母手停口停的家庭,家長仍需要工作,二來許多家長都擔心孩子的學習進度。

Kiny指學生們現在學習進度很鬆散,且不少學生根本跟不上學校教的新課題,「唯有我們(補習社)pick up教程。我們編班是同年級一組,不過混合,所以完全是學校上課形式。」

Kiny補習社重開後,每個學生均要量體溫方進入補習社。

Kiny的補習社重開後,由每天早上十時就開始編班,一來為了分流,減少同一時間學生量,二來教學工作量也增多了,需要開更長時間。

即便如此,補習社由全盛時200多個學生,現重開也只有100多。補習社正在為學校「補位」,但按Kiny的講法,因為私營教育中心一向自負盈虧,即使現在教育局有撥資金支援學校,受惠的都是幼稚園等,而輪不到他們這些補習社,經營益見困難。

捱得到五月才有信心

Kiny指雖困難,但在這次疫情中,看見同事都是真良心教育工作者,「他們完全只為學生著想,因為二月時疫情很不明朗,同事們自願減低收入,都支持暫時關閉補習社,保護學生。直至三月也是明白家長的困難,和學生的學習進度拖無可拖,才重開。」

加上為了減少每節的人流,同事教學的時間拖長了,也多了許多聯絡工作,上課後又要馬上進行視頻拍攝,但同事們均沒怨言。

「家長普遍對我們的教學有信心,只是疫情問題令部分家長不放心讓子女上補習社,若捱得到五月,望疫情改善,那仍有曙光。」

(盧珺鈺/採訪報導)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