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死亡率1.4% 長者死亡率幾何級倍增 梁卓偉:決不能在老人院傳開

俗稱「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持續,本港累計114宗確診個案,3例死亡。上周五世衞傳染病流行病學及控制合作中心創立總監梁卓偉醫生,估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發病死亡率上限為1.4%,而70歲以上人士的感染率及發病死亡率為三倍,長者防疫照顧頓成關注。

發病死亡率上限為1.4% 感染死亡率或低於1%

世衞傳染病流行病學及控制合作中心創立總監梁卓偉稱,坊間一般流行新冠肺炎死亡率的計算方均不準確,應以數學模型計算。故是次團隊計算結果,假設患者的發病率為50%,估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發病死亡率上限為1.4%,並相信感染死亡率有機會小於1%。

然而他強調市民不能因死亡數字偏低而掉以輕心,新冠肺炎現全球爆發,即使死亡率僅1.4%,仍牽涉大量生命。更重要是新冠肺炎感染率和死亡率按年齡以「幾何級數增加」,70歲以上患者的感染率及死亡率分別達三倍,故絕對不可讓病毒進入老人院或長者中心,否則會帶來極大影響。

年輕人注意衛生 不能感染長者

是次估算結果指出年輕人感染率和死亡率偏低,但梁卓偉指每人都有父母,部分更同住或照顧原因都要接觸,故不分年齡,個人衛生必要持續做足,減少外遊。

有長者服務中心指,部分長者對疫症關注度較低,反而因為限制社交已久,時有感覺無聊,想多在外走動一下。長者服務中心職員建議多向長者解釋疫情,並讓長者了解疫症對他們的影響,叮囑他們注意個人衛生,但宜保持耐性,不要因此引發爭執,影響彼此情。

有用資源:

長青網武漢肺炎 -「疫」境下的懶人包 

(盧珺鈺/採訪報導)

【全球肺炎肆虐】伊朗信徒如常舌舔聖殿門 政府未採高規隔離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在世界肆虐,伊朗確診個案逾1500宗,至少66死。不過,網上流傳片段仍有朝聖者前往位於伊朗聖城庫姆(Qom)的法蒂瑪聖陵(The shrine of Hazrat Masumeh),並按傳統伸出舌頭舔內裏的大門,令人擔憂爆發交叉感染。

伊朗記者發影片力證信徒仍親吻聖殿閘門

伊朗新冠肺炎確診人數截至3日已達2336例,死亡人數高達77人,是目前疫情最嚴重的中東國家。為了防止病毒傳播,德黑蘭政府宣布取消多個大型宗教活動,但並未禁止民眾前往主要宗教場所。

有許多回教信徒,仍舊前往清真寺朝拜,為了表示虔誠的信仰,仍按照傳統,親舔宗教聖地法蒂瑪聖陵內的門,還有陵墓。而鑒於疫情持續擴張,伊朗當局3日宣布,將有限度地暫時釋放監獄內囚犯,至少有5.4萬名囚犯可以暫時重獲自由。

綜合外電報導,法蒂瑪聖陵被視為伊朗最神聖的聖地之一,每年有大量什葉派穆斯林前去朝聖。在朝聖者中,撫觸和親吻聖殿物品,是一種常見的傳統。

在新冠肺炎爆發後,由伊朗記者艾林傑德(Masih Alinejed)轉發的影片在Twitter 瘋傳,只見有許多信徒不顧政府呼籲,依舊跑到聖城庫姆的清真寺法蒂瑪聖陵朝拜,並依循傳統舔吻寺內閘門,信徒直言一點都不怕新冠病毒,也不在乎會否染病。艾林傑德表示,只要這些宗教場所不關閉,政府就是持續地讓伊朗人和世界陷於危機之中。

暫時釋放監獄內至少5.4萬囚犯

文章指出,伊朗政府並未採取高規格隔離措施,只是派人員每天都在庫姆、德黑蘭等大城的街道、寺廟、公園、公廁與市場噴灑消毒水。一名62歲的退休教師瑞札(Ziba Rezaie)形容,這個味道已成為他的噩夢,「這城市聞起來就像一片墓地、太平間」。

國際輿論批評,伊朗自從爆發病毒以來,一直不願隔離高風險地區,也不關閉散播病毒的主要宗教場所,才導致疫情一發不可收拾。而伊朗政府也因此做出了重大決定。

皇室法院發言人伊斯馬利(Gholamhossein Esmaili)宣布,為因應新冠肺炎疫情防範,暫時釋放監獄內至少5.4萬名囚犯。不過,並非所有囚犯都可暫時被釋放,伊朗政府指出,重監囚犯刑期若超過5年以上,將繼續關在監獄內,而且所有犯人必須在檢測結果呈陰性後,才能暫時離開監獄。

(米妮 / 綜合報導;圖片 / Twitter)

延伸閱讀

Coronavirus: Iran temporarily frees 54,000 prisoners to combat spread

Iranians lick shrines and say they are ‘not scared of coronavirus’

【疫下百業】疫情全球爆 30年飛機工程師:無人旅行 行業裁員潮將臨

經濟再差,香港人還是熱愛旅行。然而肺炎疫症全球爆發,冷卻了港人旅遊熱情,對航運相關行業打撃甚大。除大眾所熟悉的民航空中服務員,飛機工程師亦首當其衝大受影響。從事此行業已近30的胡志強亦指今次疫情打撃比沙士大。

有專家昨在電視節目中預告,是次新型冠狀病毒引致的肺炎疫情將不會完結,呼籲市民要保持社交距離、減少外遊,自然聯想到民航班次會受影響。於航空公司工程部任職飛機工程師的胡志強,從1991年入行至今,也直認今次對航業打擊最大

守護乘客安全最重要的人

飛機工程師是大眾較陌生的行業,原來工作內容非常重要。據胡志強說,飛機工程師的責任就是維持飛機的「適航性」,確保飛機安全,而檢查內容則基本上須依民航署規定,當然每間航空公司的程序亦有不同。因此機組人員和乘客的安全,其實全有賴背後一群飛機工程師。

胡志強主要負責文件審核、異常狀況調查等,工作繁重,但因行業獨特性,其實工作穩定,眨眼已入行多年。但近月肺炎來襲,他亦坦言是「最驚的一次」。

失去國內航線主要支持

胡志強服務的公司主要從事民航業務,他憑經驗指出,過往民航業務大部分乘客為生意往來乘坐客機,而當中又以國內航線為主。故是次疫情在中國首先爆發,便嚴重打擊了生意往來,也停頓了大部往來國內的航線。

及此如今全球爆發,對行業影響更不言而喻。胡志強坦言不敢預測未來,「過往經濟好,D人想去旅行,就算經濟唔好都想,但今次係冇晒(旅行意欲)。」

他指沙士當年亦少飛機升降,但這次打擊其實早由大半年社會運動開始。短期對行業影響為無薪假,胡志強估算自己也大概因無薪假減少了三分一收入左右,此情況會持續至六月。

但因疫情未見底,當公司持續沒有生意,甚至整個行業持續不需要人,裁員潮也是遲早發生。

(盧珺鈺/採訪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