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爸媽生我的年紀】成長就是看哪天你知道曾經有多自私

與其說姐姐對我有多好,倒不如說我自己有多自私⋯⋯

因為是孻仔,很多時候都是不勞而獲的那一位。回想小時候的自己,很多不堪入目、說起來也羞愧的事。常有人引用《聖經》裡的「忘記背後,努力面前」,但有指這是現在完成進行式(Present Prefect Continues Tense),意思是:忘記是要先想起來,不斷再忘記,過去的發生了亦改變不了,但過去不是白過的,它的存在有一種意義,是要成為我們的踏腳石而不是絆腳石。

先講一段小事:大學時我住薄扶林宿舍,在高街剪頭髮,為甚麼?因為我姐夫那時的車房在高街,所以我到這間髮型屋不因為他朋友剪得特別好,而是每次剪完髮可以拍拍屁股就走,姐夫找數。對呀,很多事情現在回想都覺得匪夷所思,為甚麼我剪頭髮要姐夫找數呢?但那時候卻覺得理所當然。這些屬於「背後」的事我從來不曾忘記,感謝主。

或者年輕就是覺得理所當然,到你明白到世事不常有理所當然,才開始長大。

2008年因為理財不善,欠下一大堆卡數,姐姐也問了相同的問題:「點解細佬爭人卡數之前仲會去四川旅行?」對呀,很匪夷所思。人要怎樣才能成為一個這麼不負責任的人呢?到真的要面對問題的時候,我找了姐姐幫忙,事實是很難受的,欠債當然難受,但更難受的是要在家人面前承認自己的錯誤,這確實是人生很重要的一課。當然主讓我隨著媽媽患癌、哥哥自殺,一課又一課,繼續上得觸目驚心。

那天晚上到姐姐家裡和盤托出所有事,沒有被責備反而令我更難受,最後動用了媽媽打算做投資的錢來處理債務,又驚動了家人。回到家,爸爸扔低一句:

「斌仔,無論發生咩事,都要返嚟屋企。」

一句就包含了父親對這個家的包容及付出,一個敗家仔就牽連所有人,家人越是這樣無條件地付出,年輕的我就更無地自容,甚麼大學生、電台DJ,到連累屋企人的時候,那種令人失望的程度應該比我患病的哥哥更甚,尤其他生病是無可奈何之事,而我卻是自作自受。

經歷過這些,我就明白了,不論是爸爸媽媽,還是姐姐一家,能夠做甚麼,我都願意做。這就是家人,真正成為家人就是開始為對方無條件承擔一些責任和重擔之時。

當然我的自我不能消退,但我已不能再活得自私。我自小都知道家人為我付出,若然我沒有轉變心態去看這些付出,那麼一切也是枉然,所以我更要將這些都記錄下來。儘管我現在所能交出的談不上很豐富,但至少要讓我們一家知道,如果我的成長是要你們付出種種的代價,今天算是值得了。

我在你們身上學懂了何謂「愛」。

【社會觀察】口罩不用囤

這個新年假期,整個社會談論的除了新年,就是口罩。在哪裏買?賣多少錢?家裏囤了多少?尺碼大小?質量功能?一一都成為閒話家常中不能離開的主題。走到街上,看到的就是一間間平時平賣口罩的地方,不是發國難財地抬價,就是一條條長龍在門口排隊,或者貼著已經售罄的告示。之後幾天,甚至連柴米油鹽也盲搶起來,好像打仗似的。

香港至今仍然是個自由港,即使向中國封關,仍然可以四處買口罩。這幾天就先後有不同的商戶成功從日本、泰國、台灣等地輸入口罩,香港自己本身亦有生產口罩,只是疫症剛好在新年出現,以致產生一個短期的供應量下降,引起價格上升,但這個價格上升其實隨着口罩等物品在新年假期的陸續返貨,便可以回復到正常水平。

新年期間,不少店鋪的口罩被清空,甚至連酒精,消毒藥水,甚至是漂白水也被盲搶。

原本一個口罩也沒有買的人,最簡單的做法就是假期盡量留在家中,如果真的要工作,只用一兩個口罩也就足夠了,小朋友沒必要就不外出,也就可以減少用口罩和接觸細菌的機會。同時不少醫生早就指出,洗手、清潔比用口罩其實更基本和重要,特別是愛四處亂摸的孩子,保持清潔是第一要務。

如果能夠排隊買到口罩,以一盒有五十個來計算,如果一天用兩個,就可差不多一個月,如果保守推斷疫情去到五月會結束,這段其間即使每天用兩個口罩,其實買四盒就已經非常足夠,甚至一家人暫時家中只有一盒,以兩個大人計,也定必捱得過半個月,實在沒有必要大量口罩的。家中有孩子的,其實在流感高峰期,早就有學校要求孩子每天即使不戴也要帶備口罩,所以大部分孩子的家應有一兩盒以備不時之需,故此,同理,沒有囤的必要。

可見,口罩不足只是一個很短暫的情況,過了這個新年,甚至可以說是個偽命題,這幾天不斷從世界各地返貨後,更重要的不是貨源,而是怎樣令每個人都可以出街時正確使用口罩。在街上不難見到錯戴口罩,或者因為戴口罩不舒服而隨便將口罩放在下巴的人,也有人說話激動,口罩就從鼻樑上滑下來,凡此種種,戴比不戴可能還要差。另外,已經有不少人提出要小心棄置口罩,除了擔心細菌之外,已有人發現居然有人將口罩回收再賣,是故必須要小心處理。

不少司機,能省即省到一個地步,將口罩放在司機位,有需要時重用。不過這個方法其實未必安全。

患難中往往見人性。口罩資源定必充足,能分享的,不妨多帶幾個。在街上遇到沒有口罩但又應該有需要的人,請不妨送一個給他。香港人從來都是優質公民,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危機,每次都向世界示範公民社會民間自救守望相助的情操。這情操一代代傳下去,十七年前如是;十七年後也如是。

(評論員 / 林育昌)

【兒童儲蓄】儲蓄習慣從小開始 兒童開户小貼士

新年不少人會定儲蓄目標,父母亦都好想教小朋友學點樣儲蓄,尤其農曆新年孩子會收到不少長輩給的利是錢。為小朋友開設儲蓄戶口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是否提供迎新禮品、提款卡、存摺簿?

若旨在培養子女的儲蓄習慣,父母開始戶口時,未必太着重回報、迎新回贈等元素。

但如銀行可以提供,讓子女擁有自己的錢罌、提款卡或存摺簿,可提高他們的投入度。更重要的是,父母挑選開戶銀行時,讓子女參與決策。因此,雖然父母未必太着重迎新禮品,但這可能是小朋友的考慮因素啊!

是否會豁免存入大量輔幣的手續費?

小朋友的儲蓄,通常零錢儲起,之後再存進銀行戶口。因此要留意銀行對存入大量輔幣所收取的手續費,甚至最好有豁免條款。

家附近有分行或ATM嗎?

兒童比較難處理電子銀行,而且如上所述,存入的多數為輔幣,需要親身到分行辦理。故父母為孩子開戶時,大家也要考慮家附近有沒有分行或提款機,方便在假日帶同子女去存入儲蓄。

開户前留意所需文件

特別留意每間銀行好似兒童儲蓄戶口的所需文件,大致包括小朋友的身份證明文件、住址證明、出世紙,家長或監護人亦須陪同子女開立戶口,並帶齊自己的身份證明文件和住址證明。

最重要是父母鼓勵、參與、陪同在整個儲蓄過程,讓孩子學習分辨必要消費,設立短中長期儲蓄目標,若達標,適時給予正面肯定和獎勵。

【公私難分】晚間看公務電郵問題多 易招家庭失和

(特約記者:米雪兒)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本來是平衡生活的基本模式,但對繁忙的都市人來說,在晚上工作,甚至把工作帶回家做,公私難分,似乎已成了「理所當然」。不過英國有關注在職家庭生活平衡問題的機構卻發現,原來有多達逾半家長認為,晚間在家查看公司電郵,會有壓力,因為這種做法往往會成為家庭爭拗的導火線。

近半數家長晚上須看公司電郵

該機構名為Working Families,成立逾40年,矢志透過政策研究及教育活動等,改善全英國約1300萬名在職父母及其他孩童照顧者的生活平衡問題。

機構於今年1月初發表題為「2020年現代家庭指數」(The 2020 Modern Families Index)報告,指出在逾3000名受訪家長中,有44%受訪在職家長會在晚上查閱電郵或做其他事情,當中更有多達四分三受訪者直言「別無他選」; 有關比例較去年還要多。

另外,有逾半受訪者坦承在晚間看公司電郵,會令他們與孩子或配偶的關係緊張,往往會因公私難分而爭拗。但令在職家長感到矛盾的是,若回家後「關機」,他們的辦事能力會變相被削弱,尤其今時今日的職場已愈來愈依重新式溝通方法。近半受訪者認同職場與家庭的界線已愈來愈模糊。

彈性工作政策令家長花更多時間辦公

然而調查同時發現,相較以往,有愈來愈多受訪者認為,他們的上司開始意識到有需要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取得平衡。50%受訪者表示,他們的僱主關心員工生活平衡的權益。反觀5年前,持相同看法的受訪者只有42%。

有逾半受訪者坦承晚間看公司電郵,令他們與孩子或配偶的關係緊張,因公私難分而爭拗。

奈何彈性工作政策並非萬試萬靈的仙丹妙藥,無法減輕在職家長的工作負擔。有近半數獲准在家工作的受訪家長反映,有關安排反而令他們要用更多時間辦公。而表示額外花上幾個小時工作,是處理工作量的「唯一方法」的受訪者,佔了60%。

男女家庭分工懸殊,亦是今次調查發現的問題。少於三分一的受訪家長表示能在兼顧照顧孩子方面,與配偶平均分工。一般而言,在職媽媽平均每星期要花上26小時照顧孩子和料理家務,而在職爸爸則只花16小時,但比起70年代,爸爸平均每天只花15分鐘看顧孩子,算有大幅增加。

(圖片/pixabay免費圖片庫)

延伸閱讀

Evening emails and the “always on” culture overwhelm working parents and threaten to sabotage work-life balance improvements, according to annual survey

2000 Modern Families Index – Full Report

【性別焦慮症是精神疾病】美跨性女將性別改回男人

陸軍退伍軍人傑米.舒普(Jamie Shupe)出生是一名男性,他是全美國首名獲法官准予「非二元」(non-binary)性別身份的跨性別人士。雖然舒普是跨性別人士,但他並不認同跨性別運動的意識形態,而他也於去年12月將出生證上的性別標記恢復為「男性」。

他永遠不會是真正的女人

綜合媒體報導,2016年6月,舒普是全美國首名獲法官准予「非二元」(non-binary)性別身份的跨性別人士。2017年7月,奧勒岡州車輛管理局發出「X」性別駕駛執照給他。本來應是跨性別運動的英雄,卻因為敢言批評跨性別政策,被律師行中止代表。他很清楚他永遠不會是真正的女人,更認為不應欺騙跨性別群體,因為這樣反而會傷害他們,他希望以過來人的身份,呼籲人們停止傷害跨孩子,他們並不需要手術和賀爾蒙,他們需要的,只是一個性別友善空間。

舒普於去年12月將出生證上的性別標記恢復為「男性」。

不過,舒普事後表示,自己的性別焦慮症,是種精神疾病,他還強調自己是一個現今制度的受害者,有性別焦慮症的人需要的不是你讓他換性別這種幫助。在2019年聖誕節前夕,他已將身份證及駕駛照性別欄恢復為男性。

治療師是做出正確的事

舒普於《Daily Signal》寫道,2013年,他因性別焦慮症向,向護士施壓,要求她開激素處方。舒普說:「其實我應該被制止,但失控的跨性別行動,使醫療從業員害怕說不」,當時只有一名治療師試圖阻止他,後來他竟對她提出了正式投訴,「其實她是做出正確的事,她是位把關者」。

舒普表示,這個社會太容易認定跨性別人的身份,這對性別焦慮症患者的是不好的,這只會讓他們更混淆。變性會讓你過得更好這是法律謊言,也這是醫學謊言,這些沒有幫到他們,也沒有幫到我。 舒佩認為,他對變性的嚮往,相信源於童年遭受性虐待和身體虐待等經歷;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影響。

舒普強調,事實是,就生物性別而言,他永遠都會是名男性。他表示申請「非二元」性別,傷害了他,而讓人錯把他當成促進跨性人權利之英雄,但他現在想撥亂返正,他希望這件事能被人所遺忘,並了解到性別轉變並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舒普是退伍軍人,作為一個跨性別人士服役了18年,並因非戰役服務受勛。舒普克服了性別焦躁,當時軍中不容許「出櫃」,也不會有跨性別的醫療服務。他認為軍人須在惡劣的環境下執勤,並不適合所有跨性別人士,而且醫療費用高昂。他坦言跨性別政策對女性不公平:「美國人給推銷一種意識形態,以為簡單地切換兩性的賀爾蒙作用燃料,會使得他們在運動、健康或生理方面相同。這是假的。」

延伸閱讀

First person to legally obtain ‘nonbinary’ gender status now calls it ‘psychologically harmful’

First Trans Person to Obtain Legal ‘Non-Binary’ Sex Status Changes Back to Birth Sex in Blow to LGBT Movement

I Was America’s First ‘Nonbinary’ Person. It Was All a Sham

Shupe announced on Twitter 

中大及國際藥廠合作 制訂全球應對糖尿病腎病新策略

糖尿病腎病是導致末期腎病的主要原因,也是全球心血管疾病及過早死亡的主要危險因素。早期糖尿病病發增加了心臟病、中風、腎衰竭的整體醫療負擔,對社會經濟、家庭照顧帶來巨大的影響和重擔。

中大醫學院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近日宣布與國際藥廠合作,研發與糖尿病腎病(DKD)有關的生物學途徑,冀能找出全球應對糖尿病腎病的新策略和方案。

中大成立的香港糖尿病數據庫及香港糖尿病生物庫,當中包括觀察超過20多年的20,000名以上患者數據。此項綜合研究最終目標是利用生物遺傳標記、靶向治療、個人化護理來預測和預防糖尿病及其併發症,並研發精準醫學治療。

此項研究合作為期2年,研究小組將會利用香港糖尿病數據庫分析有關患者表型及樣本數據以預測及了解新的生物學途徑及治療方法,研發糖尿病腎病相關的藥物及適當的診斷程序,從而突破糖尿病腎病現今未能滿足的治療及醫藥需求。

中大醫學院助理院長(外務)馬青雲教授表示:「隨著科技及基因組醫學的迅速發展,藥業界及學術界的合作能夠提供更專業的知識,為患者帶來更多益處。」

【奇葩母親】女婿出軌岳母 妻子崩潰:我將終身面對「信任危機」

「我媽媽斥資1.5萬英鎊(約15萬港幣)為我舉辦夢幻婚禮……但她卻在九個月後誕下我丈夫的孩子。」經歷母親和丈夫雙重背叛的Lauren Wall接受《每日郵報》訪問,道出驚人故事。

Lauren居於英國,現年34歲,她在19歲時與男友奉子成婚,但結婚2個月後,當時20歲的丈夫Paul戀上了當時38歲的岳母Julie,而與Lauren離婚收場,丟下她與他們7個月大的女兒。更在離婚9個月後,Lauren發現母親懷孕,並被邀請出席媽媽與前夫的婚禮。其母Julie至今不承認出軌背叛女兒。

3人行度蜜月 女婿出軌岳母

當年Julie為愛女的婚禮找數,Lauren與Paul心存感激,故帶上Julie一起度蜜月。「他們(Julie與Paul)經常有說有笑,但我當時不會覺得有何異樣。誰會呢?」Lauren憶述。

後來Lauren發現Paul總神秘地不知跟誰聯絡,已懷疑Paul有第三者,直至Lauren的姊妹從母親的手機意外發現她們的母親就是第三者。Lauren與母親對質,母親矢口否認,而Paul面對質詢則非常震驚並拒絕讓妻子檢查電話。

拋妻棄女與岳母同居 誕下妻子的弟弟

過幾天,Paul已脫下婚戒,並搬往與岳母Julie同居。最令Lauren嘔心的,是9個月後,Julie懷了Paul的孩子。在2005年7月,Julie誕下一名兒子,Julie試圖騙Lauren說孩子的父親是她另一名男友,但就在那個夏天,Paul與Julie正式公開關係。

後來Julie努力嘗試與Lauren修補關係,主動搭話、寫道歉信等,但Lauren說她只能與母親保持不定期的來往。而Paul甚至至今沒有道歉。

「這很嘔心。這是一個母親可以對一個女兒做的最差的事。Paul可以是個混蛋,但她(Julie)是一個母親,她本來應該不惜一切愛我並保護我。」Lauren坦言,即使現在她已有了新的幸福關係,但她還是無法徹底原諒母親對她所做的事,她們母女永不能重拾以往的親密,而Lauren自己也將終身懷有對人的「信任危機」。

【社會觀察】疫症使我們團結起來

武漢肺炎疫情嚴重,成為全球關注焦點,香港至今共出現8宗確診個案,近70宗呈報個案,全都是外地傳入,算是不過不失,不過政府種種做法,成為全城焦點,不少巿民坦言今年政府的表現,甚至令原本撕裂的社會也即時結連起來,全城we connect 對抗疫症。

走在街上,不難發現人多街上都有人戴口罩,甚至不少商店派口罩,拜神、返教會的人也全都戴上口罩,甚至有人外出踏單車,做運動也戴口罩,彷彿做甚麼事也必須要戴口罩似的,事實上做運動就很難使用口罩了⋯⋯但香港人就有這樣一種傻勁。口罩成為這個社會最美麗的風景線,戴口罩被形容為對社會、疫情和自己負責任的表現。同時沒有戴口罩的人同樣會遭到負面的標籤。

政府高官近日高調抗疫,但巿民對他們的表現卻大感失望。

不過更搞笑的是,當很多人恥笑高官戴錯口罩的同時,更多巿民其實對使用口罩的常識也是一知半解的;不論戴法,可用時間,需用時間或怎樣棄掉等等,其實都未有足夠的知識,戴口罩似乎更像是心理上的一個儀式,做了好像內心平安,但實際效果怎樣似乎也很難依靠一個口罩來決定,但頗肯定的是,即使本來不太擔心有疫症的,也會陪同一起戴個口罩,湊熱鬧也好,陪伴也好,於是口罩行情不斷看漲,周圍賣斷巿,有發國難財的甚至走出來以標價貴幾倍來炒賣。

記得未有疫症前很多人也擔心,新年期間,會否爆出藍黃親戚大衝突,過年前又要先旨聲明,拜年期間只互相祝賀,不談政治,勢成水火幾乎不再相見,豈料一場疫症,大家成為「戰友」,大家都在批評和質疑抗疫工作,又分享各自得到的資料,由大陸消息,到世界各地賣口罩的報導,幾個小時一下子就過了,還再相約下次討論和跟進買物資的工作。之前的所謂政見分歧,面對疫症就一起手指向外的對抗疫情了。

當然,社會上同時有另一群人他們對疫情不以為然,一邊表示對政府有信心一邊又繼續舉家回鄉探親又不做任何防疫措拖,認為是福不是禍是禍擋不過的,最後他們當然也是平平安安的離港,至於能否平平安安回來,當然就自求多福,不過他們相信一切都是自己的抵抗力使然,口罩其實也是可有可無的,話說到這個地步,即使很多人說他們自私,但他們自覺問心無愧,畢竟一家團聚對他們來說是重要,面對疫情,只要自己沒有患病,也就沒有甚麼理由不回鄉探望雙親,也是無可奈何的。

無論是那種取態的人,一個「武漢肺炎」,再次令香港人團結起來。我們不是第一次面對不知名肺炎,也不是第一次面對社會多元的表態,更不是第一次經歷相同的悲憤和無力感。我們深信,只要由家庭開始,有意識地用一切方法防範肺炎的傳播,最後才可以止住病菌的散播。

(評論員 / 林育昌)

【幾時派利是?】未婚男女好尷尬 專家傳授3招 新春拜年一團和氣

每到農曆新年,中國人的習俗是年輕一輩要到長輩家中拜年。但未婚的成年男女可能會接過利是後,會因長輩順帶的講一句「幾時輪到你派利是」?可能不知如何應對,只是尷尬一笑。

單身而又未有拖拍的男女,面對這些好心的長輩追問,可能要厚着臉皮嬉笑過去,甚至心裏想着明年還是去旅行「避年」好了;免得又再對着此尷尬場面。在台灣,創辦「伊甸緣LoveMatch」交友戀愛婚姻互動平台的汪宜正(Ethan)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他在年輕單身時期也曾為此議題與家人頻頻口角,試過不少方法,包括:裝傻、離家、轉移話題、主動出擊主導話題⋯⋯等等,但結果通常是引發更多無意義的對話和衝突,讓自己過了許多憂愁的農曆年。

親友好心的一句,「幾時輪到你派利是」,讓未婚的男女不知如何應對?

現在已是兩個孩子的爸爸、經常推動單身男女交友聯誼的Ethan,以其豐富的經驗,傳授以下三招讓單身未婚男女可以輕鬆面對逼婚長輩來過一個好年。Ethan表示,不妨用以下態度面對家長或親朋好友的關切:

第一招、說「謝謝」。用真誠的態度感謝長輩的關心。

第二招、表達自己在擇偶交友的困難之處,讓長輩認知到自己的情況與限制,可能不是立刻能夠解決。

第三招、平常就與父母或長輩建立對話的關係。讓長輩平時就知道自己的交友情況;否則一到春節年假踫面相聚時,聊起這話題,自然既尷尬又內心產生不快感覺。

另方面,Ethan也想提醒做父母或是愛護關心晚輩婚姻的長輩,「先觀察年輕人的心情如何,再開口提問。」在合適的時機,先跟年輕人從簡單的關心開始抬槓,不要劈頭就直搗黃龍,問高度敏感的問題。

若他們願意多聊幾句,再試着表達身為父母或是長輩對他們的關懷,以及心中期望抱孫的心情,也要溫和地表達。身為父母絕不是要給兒女壓力的意思,建議把握一個重點,就是先聊一些輕鬆話題,甚至是邊吃邊喝,他們的心就會比較容易打開。

(撰文 / 絲敏;圖片 / pixabay免費圖片庫)

打鬧以外最強家庭教育 澳洲父母神技教仔

澳洲一對父母Cassie & Chris Langan本想帶三個孩子趁周末外遊,享受家庭樂,豈料被孩子們潑了冷水,結果爸媽覺得與其帶這些不領情的孩子外出,不如帶家中「一位」經常超時工作的「成員」外遊,讓它好好放鬆。他們一家「三口」的外遊照片,更獲得17萬網友瘋狂點讚。

Cassie在FB分享事件,而最終他們夫婦帶去旅行的,竟是在家中日以繼夜工作的「modem」!

Cassie & Chris與modem同遊拍照

結果那三位本以為「甩難」不用外遊的孩子,在家度過了沒有「modem」的痛苦假日。

比起打罵吵鬧,或強人所難,Cassie & Chris採用了令十多萬網民拍手叫好的方式令孩子反省,紛紛留言讚好主意,並「借橋」。

Cassie Langan FB原文

(來源: Cassie 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