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相處時機】善用港鐵停駛的時間

近兩天,各種原因下,港鐵宣布晚上提前停駛,不同政見立場人士,當然各自有自己的說辭,有天怒人怨的,也有人認為這是成功攬炒。無論如何,這幾天社會彷彿就在晚上9時之後,慢慢剎車。

這兩天港人享受北歐生活

鐵路9時開出尾班車,會否太早,這很難說。有說法歐洲不少鐵路也很早開出尾班車。即使亞洲城巿,新加坡、台灣、內地、日本,尾班車很少像香港一般開到三更半夜的。鐵路,特別是城巿的鐵路,掌握着一個城巿通勤的節奏,甚至可以說是掌握了巿民日常生活的節奏。

這幾天,夜校要停課;晚上的興趣班暫停;補習班暫停。因為鐵路暫停,道路系統即時受壓,繁忙時間比平時更塞車,變相天天全民「和你塞」,不過回家的時間可能也只是8點、9點。有人說,這兩天香港人突然享受着北歐的生活。

7、8點收工,回到家就是食飯和親子的時間。根據港大一項調查,港人每天平均與父親接觸1.4小時,母親為1.8小時,當中已經包括所有一起進行活動,例如看電視、傾談、通電話、見面等等。再深入了解後,更高達35%被訪者表示與父親完全沒有溝通,24%與母親完全沒有溝通。

把握加強家庭與親子關係時機

這幾天既然不太能到處走,倒不如成為加強親子關係的時機,當中,不少人提出先透過食飯,搞好關係。這餐飯的設計可以很簡單,家常便飯即可,主要是營造一個自然和舒服的溝通氣氛,之後大家自由像朋友一樣聊天,既不玩手機,又不指罵。大家互相分享上班和上學的苦與樂,讓孩子明白成人的工作和辛勞,父母明白孩子的生活和學習的壓力等。

另外,這幾天多了的時間,最好不要花在孩子的功課上,額外的功課變相增加他們與父母相處的壓力,在完成家課和簡單溫習後,倒不如用增加了的時間與他們遊戲。有教導親子遊戲的機構表示,父母最好能每天騰出一小時與孩子玩遊戲,而不是安排補習班和興趣班。這幾天既然時間多了,可以多玩合作的遊戲,取代日常緊張的生活。

這幾天既然是借來的時間,就不如趁機學習,過更健康的親子生活。

港鐵尾班車提早8點開出,港人變相減少夜生活。

(林育昌 / 評論員)

延伸閱讀:

港大調查

善用一頓飯的親子時間

親子遊戲時間調查

過半港人精神健康不及格 家庭對立教師離家出走

連月社會事件影響港人精神健康,甚至家庭關係。「2019精神健康月」籌委會2019年10月10日公佈「全港精神健康指數調查」,本港市民精神健康指數平均分為46.1分,而4成均表示與「社會爭議」有關。會上有電話訪問環節,一位曾患有抑鬱症的教師表示,近日因社會事件與家人意見分歧,備受困擾,甚至曾離家出走。

「精神健康月」籌委會在今年6月21日至7月4日透過電話訪問了1009名15歲或以上市民,以身心健康指標調查香港市民的精神健康指數,52分為合格,發現超過過半數受訪者精神健康指數不合格,平均分為46.1分。當中41.4%受訪者認為「社會爭議」對其精神健康有非常負面或頗負面的影響,其中年輕受訪者(15-24歲和25-34歲)表示社會爭議對其精神健康有「非常大/頗大」負面影響的比例大幅上升,分別為55.5%及49%。

家庭撕裂對立 受訪教師籲勿為政治賠上家庭

會上邀請了現職中學教師的施小姐接受電話訪問,她提及自己曾患有抑鬱症,家中自修例風波發生後,父母因政治立場而與她和作為社工的哥哥對立,令她深感壓力。數日前市面大量破壞事件發生,施小姐母親更前所未見地向施小姐大發脾氣,指施小姐是「黑教師」,煽動學生作出非法行為。施小姐對於母親的無理指控,憤而離家出走。

其後丈夫居中調停,向施小姐解釋母親激動的原因只是怕自己的孩子成為「亂港核心」,而母親真正憤怒的對象是破壞社會的人,不是施小姐。施小姐冷靜後亦能與母親復和,但彼此均提到從未見對方如此情緒失控,可見社會事件的影響。施小姐最後總結近月經驗指「當政治事件結束後,餘下的就是感情和關係」,不值得為社會事件賠上家人關係。

籌委會主席馮祥添亦指指,今年港人精神健康指數比「沙士」期間更低,因「沙士」當年全港同心面對,但近月面對的是社會撕裂,甚至家庭成員間的立場對立。精神科醫生麥永接引施小姐的案例,指曾有情緒問題的病人面對類似事件會令病發機會上升,建議家庭成員盡力求同存異,避免強迫統一立場。

(盧珺鈺/採訪報導)

【到了爸媽生我的年紀】我爸是首飾技工

在工業北移、機器倒模取代人手工藝的時代,我爸的一對手還有眼晴就像是博物館內的珍藏一樣貴重。

相信世界上沒有多少個小朋友會明白爸爸(或媽媽)的工作到底是甚麼,我姐姐跟姐夫分別做銀行和開車房,而外甥在他十歲左右時又如何理解爸媽的工作內容又是甚麼呢?「吹水」。

對,根據非正式統計,「吹水」是職場工作的十大武器之首,一切從「吹水」開始,一切事情都可以靠「吹水」吹走,學術角度來說,有人說人生最重要的事是四個字便是:建立關係。

小朋友為甚麼無法太深入了解爸媽的工作呢?或者就像粵語長片的爸爸在重要日子把燒鵝髀帶回家一樣,是左髀還是右髀才是重點吧。我想,不是小朋友現實,而是爸媽為了保護小朋友,故意不把工作的犧牲跟工作的成果一併帶回家,讓兒女躲在傘下看陽光。

但生命中有些時候就是撐一把薄薄的傘在擋冰雹……

我第一次知道我爸爸的工作,是因為要學習如何有技巧地把「打金」這個行業優雅地寫在學生手冊上,然後看到我媽寫的四個大字「首飾技工」,顏色跟字體到現在我還很清晰。換成在這個年代,要寫成「煉金術士」才夠霸氣。現在長大了,開始感到「技工」這稱呼與甚麼甚麼「師」並沒太大區別,都是謙卑又真實的道出那種日本職人的味道,像藝術家一樣,不幹這個就似要了他的命一樣。

其實,我很愛爸爸的職業,神秘又帶一點貴氣,是宮廷不可或缺的一員,因為沒有他可能連皇冠也做不成。每天接觸的不是金就是鑽石。就算媽媽常常灌輸「讀好書,搵好工、娶老婆」,我也沒有放棄跟爸爸學藝的幻想。

或者因為它的與別不同,他的手藝定義了他工作的價值,而不能單以收入或社會地位來衡量,尤其在工業北移、機器倒模取代人手工藝的時代,我爸的一對手還有眼晴就像是博物館內的珍藏一樣貴重。

現在也請大家回想:爸媽的工作是否讓你覺得自豪?那種自豪不只關於收入高低、社會地位或其他回報,而是該用怎樣的角度去看待他們的工作。

他是否在做著別人沒辦法做的事?在我心目中,爸爸所做的是不可能被取代的工作,不止因為他養育了我們,而是因為他終此一生也以「首飾技工」的身分自居。

方黎韻姿九年的等待 由全職媽媽進入服務「家庭」

香港有一群人,他們有一個使命,就是要服務「家庭」,啓發家長以重視家庭及强化家人的關係為目標,他們透過成立組織,舉辦活動,為的是要將這個使命傳遞下去。

「面對香港現今的年代,如何去服務『家庭』呢?」方黎韻姿 (方太 / Ursula) 是一位媽媽,她有一個美滿的家庭,擁有非常愛家人的好丈夫及兩個活潑乖巧的女兒,分別是9歳及6歳。她在2014年接下這個「使命」,成為「家庭第一」(Family First) 這個國際組織的義工,至2018年3月獲委任為『家庭第一』香港區總幹事。

記者訪問方太是在她的家裏,當時是早上,丈夫與女兒都上班及上學,家中非常寧靜及舒適。打開訪問話題後,大家都好像停不了的,因為方太是一個爽朗而健談的受訪者。

家長與子女溝通非常重要

「2009年,我退下以前服務的另一國際機構『啟發課程』的工作。並感恩我在2010年生孩子之前,有空間花了一年時間參加不同的家長課程,原來學習如做一個『家長』、一個『母親』是有很多技巧與竅門的。」方太露出燦爛的笑容。「我發現這9年以來當全職媽媽前綫實踐,原來是一個特訓,裝備我可以用在『家庭第一』之中。」

「當我大女兒只有6個月大時,我只要橫抱着她,她便突然哭得很利害,只許我直抱她。我思前想後,想到應該是她在4個月時去健康院打針前,我沒好好跟她溝通,這打針的姿勢讓她留下了陰影。我隨即向她道歉。不要以為這麼小的人仔,不懂甚麼。我一道歉後,她奇怪地好像明白過來,後來我用甚麼姿勢抱她,她也接受,不再哭鬧。」方太講起這件事也非常感動,更明白我們很需要花時間去了解孩子,彼此溝通與道歉更是非常重要的。

兩日一夜家庭營重新審視關係

怎樣學習溝通呢?今年8月17、18日「家庭第一」與香港基督教青年會(YMCA)合辦了一個兩日一夜的家庭營,活動名為《滿婚家Team》。「當天有12對年輕夫婦及其幼稚園至小學生的孩子參加。在專業的輔導員及社工帶引下,我們會透過互動遊戲鞏固夫妻及親子關係,並重新審視彼此間潛在的問題,讓破碎的再次結合起來。」方太開心地向記者展示「家庭第一」這次舉辦活動的照片。

在遊戲中有夫妻互相按摩環節,增加彼此了解。
一對夫妻在遊戲中激動地擁抱一起,真情流露。
兩日一夜家庭營所設計的遊戲,讓夫妻增進了解。

方太相信,如果他們有足夠的資源及人力,與全港地區組織或教會等合辦多些這樣的家庭營,可以有助改善香港的家庭問題。「真的不希望再看到家人關係破裂﹑甚至互相暴力殺害的新聞,實在令人非常痛心。」

「慷慨家庭」一同去解開金錢的迷思

是的。要改變從家庭的源頭做起!「家庭第一」就是要去「搞動」家庭。方太再說出另一個影響家庭改變的「慷慨家庭」親子日營活動。「很多家庭可能經常會為金錢而煩惱,而我們也很少有空間去談金錢價值觀這個敏感的話題。我們會透過講座、打工遊戲及一家人一起做義工服務,讓家庭談談『錢』,一同去解開金錢的迷思。」方太也跟着解釋「慷慨」的定義。

「甚麼是金錢慷慨?不是將你有餘的捐贈給人,是要你省下平時的消費,例如一家人大吃一頓的金錢,可能是500至1000元,可以將這筆錢捐出來給有需要的人;甚麼是時間慷慨?就是一家人齊齊騰出些時間做義務工作,例如扶貧探訪等;甚麼是情感慷慨?就是一家人相處,有時會面對憤怒、生氣等情緒,可以是正面一點,說些鼓勵的話語。」方太指,提出「慷慨家庭」這概念是來自「家庭第一」的其中一位董事林立仁 (Roger Lam),日營的設計也以他的著作《慷慨是一種祝福》為藍本。

「慷慨家庭」親子日營活動一家人透過講座、打工遊戲去解開金錢的迷思。

還有,「家庭第一」還會做爸爸的「服務」。「作為男性;作為爸爸;甚至作為家中經濟支柱等等角色,箇中可能有不少男人最痛。我們定期舉辦『男人飯局』的晚餐聚會 ,邀請講員分享;也透過即場發問,交流經驗。」方太說。記者其實認為「媽媽」的角色也非常重要,希望「家庭第一」日後也為媽媽提供服務。

記者好奇地問方太,為何她會加入「家庭第一」這個亞洲區組織呢?

與創辦人史雷頓教授的理念一拍即合

「說起來很奇妙,2014年我開始決定想做一些與家庭及家長有關的工作,『家庭第一』創辦人史雷頓教授 (Gregory W. Slayton) 因緣際會正好來了香港,他在會議上分享他15歲時爸爸離家出走,同期獲得一個中國人家庭的教養和幫助,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今天他作為政商界的翹楚,希望將今後的時間及金錢投放亞洲,特別是回饋中國人!我聽了很震撼,因為這不是我想要的嗎?使命就擺在我眼前。我立刻找着他,傾談不到3分鐘,我們已經知道大家彼此找對了人。她與史雷頓教授的理念一拍即合,亦因為彼此來自同一個的信仰。

方太打從那次見面開始,便替「家庭第一」做義務工作。這些年,她每年跟隨亞洲團隊到亞洲各地及泰國開會,一同探討強化家庭關係的理念和方案。在史雷頓教授的帶領下,台灣、新加坡、印尼及菲律賓等地區先後成立「家庭第一」辦事處;而香港區辦事處也在2018年邀得蘇祖耀博士擔任董事會主席後成立。「家庭第一」(Family First) 又豈是一個人的使命?

(絲敏/採訪報導、圖片/受訪者提供)